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她成了天道
《重生后,她成了天道》瑞王苏惜月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重生后,她成了天道佚名

主角:瑞王苏惜月
那自己呢?在老夫人的眼里,便是一个爱生事端,挑拨离间的小人了!不得不说,这一次,曹氏,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了!只是,曹氏,我苏惜月既然是想到了这些,怎么可能还会再让你如愿?老夫人坐着等了一会儿,苏惜月端了茶盏过来,“祖母,先喝口茶润润喉吧!”老夫人本来就对良辰强行将她带来有些不满,如今又听了曹氏的一番...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03-07 10:43: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听说碰巧是太子殿下救了姐姐,也算是庆幸!否则,怕是姐姐?”苏惜月的话说了一半,可是精明的老太太如何听不出来?什么庆幸、碰巧?不过都是这个丫头自己制造出来的罢了!原以为这个丫头会乖乖地和冷家的世子成了亲,至少也是冷家未来的主母!可是没想到这个丫头的心竟然这样高?这是想着攀上太子了?

第六十七章父女交心!

老夫人的眸子暗了暗!太子,是这么容易被你攀上的?最多也就是许你一个侧妃之位罢了!这个苏莲还真是个蠢的!竟然是上赶着给人家作妾?真是让人想不明白,平日里看着挺通透的一个丫头,怎么会这般的蠢笨?

“老夫人,太子殿下如今已经被老爷请去了书房,也快该用午膳了,老爷吩咐让膳房今日多备些精致的菜。”

老夫人摆摆手,来人便退下了。

苏惜月明白,这是父亲要留太子殿下在府中用膳了!所以才会命人特地来知会一声儿!

“祖母,既然今日有贵客在,那月儿还是留在自己的水云阁里用膳吧。免得月儿鲁莽,再冲撞了贵客。”

“嗯,也好!你和玉儿就陪着连姨娘在她的碧香苑里用膳吧。”

“是,祖母。”

听到二人对话的曹氏可是乐坏了!原本还有些担心这苏惜月会趁机勾引太子,如今看来,她还算是识趣!正好,今日没有她们在,也可以跟太子提一提这负责之事!

曹氏到了外间儿,低眉顺眼地站了,“母亲,如今莲儿的清白被毁,与太子殿下已是有了肌肤之亲,这,这可如何是好?”

老夫人闻言瞪了她一眼,“哼!都是你**出来的好女儿!这件事,我也做不得主,你还是自己去问问觉儿的意思吧!那个人是太子!而太子和冷家本就是亲戚,你让太子如何做?”

曹氏心里咯噔一下子,坏了!万一太子殿下顾忌到了冷家和皇后,不肯娶莲儿呢?这可怎么办?

苏惜月如何看不出曹氏的心思?垂了眸,心中暗作思量!让苏莲嫁给太子为侧妃吗?怕是父亲不会答应的!其实说白了,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冷家拿出了订情信物,父亲也是不会同意和冷家的婚事的!父亲在朝为官,如何会不懂得这官场上的一些凶险?怕是早已有了避嫌的心思,可是偏偏苏莲和曹氏还要硬顶着头皮往上撞!

太子人在外书房,就是不知道,父亲是作何打算了?

苏惜月往里间儿的方向看了一眼,轻摇了摇头,心中微叹!苏莲,你的这出苦肉计,怕是要白演了!若是真的将你嫁入太子府,那么就等于告诉所有人,父亲已经是站在了太子这一边儿了!而若是将你嫁入武昌候府,至少,还不会让人有那样直观的一个认识!

父亲一直以来不愿与皇家有过多的牵扯,一来是因为当年母亲、皇上和他三人之间的一段旧事!二来,怕也是早已明白,天家无情这个道理了!

苏惜月不禁替苏莲觉得有些惋惜了!父亲看事情通透,不愿自己的女儿嫁入皇室受委屈,为何她就看不明白呢?如此一想,也觉得这苏觉身为一个父亲,也不是说那么的不合格了!

午膳在碧香苑用了,苏惜月陪着连姨娘说了会儿话,见苏玉儿对苏莲和曹氏之事,绝口不提,她自然也不会笨到去主动问她!三人相处的也还算是融洽。

回到水云阁,正碰上了刚要走的苏觉!

“父亲?您怎么来了?不用陪太子殿下吗?”

“为父已经将太子送走了。倒是你,中午在碧香苑用的午膳?”

“嗯。”苏惜月点点头,“父亲看起来似乎是心绪不佳,可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给月儿听听,也许月儿能给父亲出个好主意,也说不定呢!”

苏觉迟疑了一下,自己的这个女儿,是越来越让他有些惊诧!也越来越让他觉得满意!“月儿,莲儿的事,你都听说了吧?”边说着,边往往里走。

苏惜月在后头跟了,“回父亲,听说了。曹夫人说,太子殿下毁了姐姐的清白,今儿还问祖母要如何是好呢?”

苏觉听了,眉头微蹙,“月儿,为父也正是为了这事儿头疼,你是个伶俐的,心思也通透!你说说,若是你是父亲,该当如何?”

“回父亲,月儿若是说了,父亲可不要生气!”苏惜月小心翼翼道。

苏觉轻笑了一声,“怎么会?若是说的不对,为父不听你的就是了!”

“那好!那就恕月儿大胆了!”苏惜月也浅浅一笑,“其实,父亲最在意的,并不是姐姐的清誉是否毁在了太子的手里,而是在意姐姐若是真的嫁入了太子府,那么咱们安定候府,在外人眼里就成了太子一派的人了,在皇上的眼里,您与太子,便成为一党了!月儿说的可对?”

苏觉愣了一下,原以为她会说一些如何安抚苏莲之类的话,没想到,她竟是直接就绕到了朝堂之上了!虽然觉得有些吃惊,但是苏觉还是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他的这个女儿,当真是个有远见的!

“父亲,其实,姐姐嫁入武昌候府,也等于是向太子靠拢了,只不过,没有那么明显而已!请恕月儿大胆,皇上,似乎是对于当今太子并不满意!现如今,这秦王与瑞王都是手握重兵,皇上对二人的倚重,并无丝毫的避讳!这才让太子产生了一种危机感!所以,他才会急着拉拢朝臣!而拉拢朝臣最有效,也是最快捷的一个法子,便是联姻了!”

“不错!太子如今的确是有这方面的意图!而皇后,似乎是也已经为太子牵线了几位侧妃的人选,无一不是大家之后!”

“父亲,您说当今圣上,可是个贤君?”

苏觉听了,面色一寒,“月儿!这话岂是你能问的?”

苏月笑笑,“父亲,其实,你我都知道,当今皇上圣明!皇后和太子的那些小动作,小心思,皇上如何会不知道?只是,父亲,历代君王,最讨厌的,最忌讳的,是什么?”

苏觉听了,微微拧眉,蓦然,一个想法跃入其脑海之中,遂猛地起了身,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苏惜月!这是自己的女儿?年仅十四岁的女儿?这等的朝廷大事,她竟是看的如此深透清晰?

苏惜月也不避不闪,就这样端正地站了,任由苏觉上下打量着她看!便是这份镇定自若,又让苏觉对她高看了一眼!他与李月的女儿,果然是非寻常女子可比!

第六十八章国师预言!

“月儿,那依你之见呢?”收回了心思,苏觉再度沉稳地坐下,既然他这个女儿已是看透了这些,那么倒是不妨问问她有何良策?至少,不让安定候府,卷入这场夺嫡之战中!

“父亲,月儿若是说的不对,还请父亲指正。”

“你说!这屋子里如今也没有外人,今日无论你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也都不会传出去一个字!”苏觉的声音不大,却是字字清楚明了,等于是直接告诉了苏惜月,对他,不必设妨!

“如今太子之位不稳,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的!毕竟,太子之位,已是稳固了多年,而且,太子的背后还有皇后,及皇后的母家武昌候府撑着!再有,便是朝中也有不少的老臣一直是支持太子的!即便是太子的xing情有些懦弱,可是他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一位嫡子!也正是因此,皇上才会早早儿地立了他为太子,可是因为打心眼儿里看不上,所以才迟迟不肯让其接触到兵权!”

“不错!的确如此!朝中许多人都看不透这一点,一心以为皇上是在利用秦王和瑞王为太子铺路!可是孰不知,皇上其实是有废太子之心了!只不过,太子自被册立以后,尚未犯过大错,废他,似乎是没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的!若是皇后那边儿再加把劲儿,也许,太子之位,倒是会做的稳当!”

“父亲是以为,有皇后在,太子之位,便不会动摇?还是说,是有武昌候府在?”

苏觉摇了摇头,“皇上的心思,谁能猜的透?若不是那次无意中看到了皇上对太子流露出的一抹厌恶,为父,怕也是不会猜出这一点的!”

“父亲,现在太子之位看似稳当,其实并非是皇后之故!”

苏觉听了,面露不解,严肃地看向了苏惜月,“你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父亲,皇上的心里必然已经是有了可以接替那个位子的人!只不过,现在,皇上似乎是不愿将其暴露在人前!说白了!皇上,还需要太子这张牌,来为他的继承人作遮挡!”

听到此处,苏觉握着杯子的手一紧!

'砰'!地一声!

杯子竟是直接就被捏碎了!

“父亲?”苏惜月惊呼一声,有些担心地看着父亲的手里,已是微微渗出了血迹!

“月儿!你,唉!为父这些年对你。”苏觉的话没有说完,可是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愧疚和歉意,苏惜月还是看懂了!不明白为什么好好儿的,父亲为何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明明刚才说的是皇上,是朝局,怎么父亲会突然就失态了呢?

“月儿,以后,类似于这一类的话,谁都不要说!就连你的舅舅舅母,也不能吐露一个字!你可明白?”

苏惜月更是不解了,目露疑惑!

不想,苏觉竟是叹了一口气,有些凄哀地闭了眼,脸上的落寞、沉痛之色,显而易见!

半晌,苏觉才轻道:“月儿,记住,有些话,你只能跟父亲说!你只要记住父亲是不会害你的!有些事,待你再大些,你便会明白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沉稳的步伐,不知怎的,在苏惜月看来,竟是隐隐有些悲凉!

父亲,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月儿呢?苏惜月望着苏觉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不好!上当了!”

话落,便见四周出现了大批的黑衣人,与他们不同的是,这些黑衣人身上的衣服都有安定候府的标记!显然,他们是安定候府的隐卫了!

苏惜月清脆好听的声音再次传来,“给你们一次机会,说出你们的来历和背后主使,或许我可以饶你们一命!若是不肯,那么,就别怪我安定候府出手太狠了!”

黑衣人蒙着面,看不清楚他们面上的表情,可是那为首之人看向苏惜月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好奇和忌惮!小小年纪,竟然是有如此胆量!竟是想到了以身为饵,诱敌出笼?再看她现在整个人的气势,不得不说,他们这些人,还真是有种卑微的感觉!

答案是在意料之中的!

黑衣人身为杀手,怎么可能未战先降?

当十余名黑衣人只剩下两人时,苏惜月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恐惧和颤栗!是对死亡的恐惧!

“暗夜,交给你了!”苏惜月说完,便和良辰一起上了马车,外面的场景,不适合她再继续看下去了呢!太过血腥,太过残忍!她这样的大家闺秀,还是避着一些为好!

果然,暗夜没有让她失望!

在他下令让其中一人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同伙被割掉一只耳朵的时候,那人便有些胆怯了!

在他下令,再废掉那人的一只手臂的时候,那人终于是受不了!

事实上,别说是那名杀手了!就是在场的所有护卫,包括安定候府的隐卫们,何时见到过这种bi供的法子?简直就是残忍至极!当然了,他们不能否认,这样的手段,同样也是最有效的!

很快,这里便惊动了京兆尹。就在苏惜月想要离开的时候,一道清朗如玉的声音响起,“苏小姐,你没事吧?”

苏惜月认出这声音就是程子风的,命人掀了帘子,下了马车,来人果然就是他。

“程世子,这么巧!”

“听说你又遭到刺杀了,有没有受伤?”

“多谢程世子了!惜月没事。”

“那就好!”程子风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自己刚才有些唐突了,脸色微红,“这样,那我送你回府吧。”

苏惜月抬眼看向他,见他俊朗的脸上,似乎是有些不自在,便知道这个男子有些羞怯了。

“好!”苏惜月轻轻吐出一个字,对着他笑笑,便再度上了马车。

程子风看着她动作轻盈优雅地上了马车,心中为她的那个‘好’字,暗自欣喜!其实这里这么多的护卫,哪里真的需要他去护送?可是苏惜月既然应了,那么,是不是表示她也对自己心有好感呢?

到了候府,苏惜月看着眼前俊朗清逸的男子,笑道:“多谢程世子送我回来,若是世子不嫌弃,不妨到府中小座?也许父亲也在,你们或许可以手谈一局!”

第七十一章忍无可忍!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程子风此时是说不出的欢喜,就连走路都觉得有些轻飘飘了!明明就没有用什么轻功,可是却感觉自己的身子和心都在半空中飘着一般,难以言明的愉悦之感,油然而生!

“二小姐您可回来了!刚才有人来府中报讯说是您又遭到刺杀了,现在老爷正在前厅等着您呢!还是赶紧进去吧!”汤伯一看苏惜月回来了,那脸上立时松缓了不少,心里边儿也是松了一口气。

“父亲何时知道我遇刺了?”

“回小姐,那报讯之人跟您也就是前后脚的事儿!哦,是京兆府尹派来的。”

苏惜月点点头,想着这京光尹办事儿还真是挺周全的!居然同时派了人来知会父亲!

苏觉一看自己的女儿没事,也便松了一口气,不过苏惜月却是当着程子风的面儿,直接就跪下了!

“月儿,你这是做什么?出了何事了?”苏觉一看,立马就急了。

“父亲!”苏惜月的眼眶微红,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是在隐忍着,不让自己掉下泪来,“父亲,女儿求父亲,让女儿到城外的庄子上去长住吧!女儿实在是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还求父亲成全!”

“月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何事?你先起来再说!”苏觉是真的急了!这可是还有外人在呢,月儿怎么会突然就如此了?

“良辰,将东西交给父亲吧!我们这就回水云阁,收拾细软。”

“是,小姐。”良辰在将东西交给苏觉的时候,眼中似乎也是闪出了些许的不满!不过,却是咬了牙,什么也没说。

苏惜月走到门口,似是又想起来什么,扭头道:“父亲,您若是对于今日之事还有何疑问,可以问您派给我的那些隐卫!他们都是父亲的人,自然是不会对父亲说谎的。”

一时间,苏觉更是有些疑惑了!看看一旁的程子风,见程子风也是一脸不解的样子,这才想起来手上还有良辰交给他的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供词!

苏觉三眼两眼便将那供词看完了,当下便是大怒!猛的一掌拍向了桌子,那红木方桌,竟是应声而碎!

程子风刚才也是略微扫到了两眼,意识到这是安定候府的家事,自己不便多待,便行了礼,告辞了。

苏觉一脸阴沉,像极了要有暴风雨要来临的天色!

“隐卫!”

话落,便有一道黑影快速飘落在了他的身后,“候爷有何吩咐?”

“你去问问,这供词上可有一句谎言!”

“是。”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黑影迅速地消失在了前厅!

不多时,还在收拾细软的苏惜月,便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月儿!我可怜的月儿!快停下,先别收拾!先让祖母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了伤?”

苏惜月摇摇头,“祖母,月儿没事!劳祖母担心了。”

“你这傻孩子!你父亲刚刚都告诉我了,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老夫人拉了苏惜月的手,不肯松开,让她陪着自己到床上坐了,“月儿呀,其实你父亲本就是打算在你姐姐成婚以后再处置她的!毕竟,要娶莲儿的,是武昌候府,若是这个时候处置了曹氏,不仅仅是莲儿的婚事有变,更重要的,是担心武昌候府以为我们不将他们冷家放在眼里,将一名庶女嫁了过去!月儿,你父亲的苦心,你该明白的。”

“回祖母,月儿明白。所以月儿不敢为难父亲,这才自请前往城外的庄子上去住的!”

“我的傻孩子!你若是真的搬了出去,那我们候府的脸面往哪儿搁?这不是在打你父亲的脸吗?你才是这府上正经的嫡女,就是搬,也该是让苏莲和曹氏她们搬,怎么能让你搬出去呢?”

“祖母,大姐就要成婚了,这个时候,还是月儿搬出去比较好!”现在,苏惜月已经是确定了父亲将那供词给老夫人看过了,不然,老夫人不会亲自过来留她。庶女吗?意思是父亲要贬妻为妾了?苏莲害死了这幅身子的原身,自己怎么可能还会让她以嫡女的名义风光大嫁?简直就是做梦!

她苏莲不是看不上冷玉凡吗?不是还想着上赶着巴结太子吗?她倒是要看看没了安定候府嫡女的身分,她苏莲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本来,苏惜月也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大,毕竟她也是安定候府的一分子,可是曹氏实在是欺人太甚,屡次与她为难,这一次,更是派人联络杀手,欲取了自己的性命!着实可恨!

苏惜月想着,便红了眼眶,有些不解道:“可是祖母,若是父亲真的在姐姐大婚后处置曹夫人,那岂不是就成了真的蔑视武昌候府了?武昌候府的人会怎么看?会不会以为父亲早就有意将一名庶女嫁于世子为妻,这样一来,岂不是会与父亲为难?祖母,还是算了吧!别让父亲如此了!为了月儿,不值得!”

苏惜月看着老夫人渐渐变白的脸色,心里头却是笑了!老夫人应该也想明白了吧?没错!苏莲大婚以后再贬妻,那么岂不就是做实了安定候府戏弄武昌候府?那冷家的人会如何想?皇后会如何想?

老夫人只是这样想着,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发冷!当下,也顾不得再劝苏惜月了,只是留话让人看着她,不许她出府门,这才急急忙忙地去找苏觉了!

对于老夫人的反应,苏惜月自然是早就料到了,当下也没心思再做戏了,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今日苏惜月其实也算是小小的利用了程子风一把!让他这个文昌候世子,对于自己这个血统最为高贵的嫡女来说,在这安定候府的日子竟是如此地胆战心惊!这一切的缘由,不过都是因为那个曹氏!

苏惜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曹氏,若不是你一直来招惹我,我也不会将事情做的如此决绝!这一切,都是你bi我的!

“小姐,接下来,您有何打算?”

苏惜月静静地环视了一眼屋内,“明晚,你带我去曹氏的院子。我倒要看看,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

第七十二章曹氏被贬!

“小姐,这太过冒险了吧?要不,就让我一个人去,你还是就留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吧?”

苏惜月摇摇头,“这本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会让良辰跟着的。”

暗夜似乎也是知道再劝无用,便只好点头应了。

而同一时间,瑞王府内!

瑞王颀长的身材立于桌前,两眼紧紧地盯着那桌上的两则消息,面上阴晴不定!

柳如逸感觉到了这书房里的威压似乎是越来越重,重到几乎是让他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那个,王爷!您先别生气!咱们总是得先把事情弄明白吧?”

“青龙!”瑞王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了!

“属下在!”

“武试将至,去找些事情给程子风做,至少在武试前,别让他再出现在苏惜月的面前!”

“是,王爷。”

柳如逸撇了撇嘴,“王爷这算不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瑞王白了他一眼,并未多做理会。“白虎!”

“属下在。”

“将朱雀再派到她的身边去吧!现在就去!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如果是在安定候府,就让她离远一些,尽量地避过那个名叫暗夜的家伙。”

“是,属下即刻去通知朱雀。”

柳如逸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些似笑非笑道:“王爷,您这是派人去保护苏惜月,还是派人去监视她?”

瑞王再度一个冰冷的眼神扫了过去,柳如逸虽然是陡然觉得身边似乎是冷了不少,可是仍是不知死活道:“王爷,您这是不打算让苏惜月知道您派了人在她身边?可是依着苏小姐的脾气,我看,她不但不会领你的情,反而还会觉得你在派人监视她,这对王爷您在她心中的形象,可是大大的不利的!”

“此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想着怎么把明年我的军费给我挣出来吧!”

柳如逸仍是不死心,“王爷,我可是为了你好!女孩子的心思本就是又深又难猜!更何况还是这个聪明的有些诡异的苏惜月?”

  • 章节目录
    1.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排行榜

      您在找重生相关的小说?数码悦读网重生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重生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重生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天道小说

      天道小说有哪些

      数码悦读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天道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天道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天道小说,就上数码悦读网。

    1. 奇门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奇门小说

      奇门小说专题页面提供奇门小说排行榜、奇门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奇门小说。

    1. 萌宝巨星小说

      最新好看的萌宝巨星小说

      数码悦读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萌宝巨星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萌宝巨星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萌宝巨星小说,就上数码悦读网。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