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质子让我家破人亡
《质子让我家破人亡》小说精彩试读 《质子让我家破人亡》最新章节

质子让我家破人亡星星没有秘密

主角:永安夏侯织
我出宫了。自从丈夫谋反杀死了父亲,我入了皇宫,便禁足于宫内不得进出。今日我能出宫,全是因为我快死了。我祈求皇上,想再看一眼外面。皇上瞧我三步一喘,五步一咳,似乎善心大发,便允了我出宫。“我是夏侯织的正妻,他当了皇上,我却成了贵人,真是讽刺啊。”不过,我也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希望他喜欢。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02-18 13:45:4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一章

1

我是大韩国的公主,唯一的公主。

从小起,皇宫内的所有人都对我很是宠爱。

征战沙场的大皇兄,每次回来都会举高高,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再来一句“你好矮哦”,气得我踩他的脚。

处理朝政的二皇兄,经常累了就把我叫去欺负一番,捏着我的脸说我胖了,我觉得他最坏,活该娶不到夫人。

喜欢沾花惹草的三皇兄,每次遇到麻烦了,都会把我带出去挡锅,我一坐在那里,所有人都不敢说什么了,只是回去就会被父皇罚写三字经。

皈依佛门的四皇兄,我偶尔就会去寺庙里找他,四皇兄16岁就随着大皇兄杀退了对方百万雄军,不过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剃发为僧。

五皇兄入了道教,成了关门弟子,斩妖除魔,一回来就会跟我说一些稀奇事,每次都会吓得我吱哇乱叫跟父皇告状,偏他还是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我胆子小。

六师兄一心写诗,无心其他,没有灵感便带我出去玩,我也占了很多的便宜呢。

我是老七,从小顺风顺水,直到遇到了敌国质子——夏候织。

初次相见,是在牢中。

说起来,还是我救的他呢。

那年我已经及笄了。

但是父皇皇兄们都不肯我嫁人,甚至口出狂言养我到老也没事。

我也懒得理会他们,经常看话本子的我,对爱情还是很向往的。

一次爬树,意外听到了一个侍卫在讲敌国送来的质子当真是好看。

质子?

我又趴在树上听了好一会儿,得知是在大牢中,我便在思考要不要去看看。

我虽被宠得无法无天,但也守规矩。

大牢我没有去过,也不知能不能进去。

想了很久,还是赌一把,决定去试试。

实在是好奇他们口中的绝世美人。

不曾想进去看到的却是那遍体鳞伤的样子,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但这也无法遮盖他的美貌。

是的,他很漂亮。

即便遍体鳞伤,也让人觉得很美。

2

“喂,你还好么?”

我站在他的那间牢房外,看得更加清楚了。

看一次,惊艳一次。

那质子抬起头对视着我,我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恨意,但是我却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心疼。

“滚。”

这是质子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紧接着他不知怎么了,躺在地上浑身抽搐,铁链被弄得哗啦哗啦响,听得我心生烦躁。

“来人!”我彻底按捺不住了,起身找来了侍卫,“去,找太医来。”

侍卫觉得不妥,拦着说他是质子,不配看太医,皇帝下命留一口气不死就行。

我忽然觉得他好可怜,便对他说了声:“你等我,你别死,我去向父皇求情。”

也不知是不是被我安慰到了,不一会儿便没再抽搐,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我跪在宫殿外,里面的东西被父皇摔得七七八八。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跟父皇对着干。

“父皇,您经常教导儿臣要公正,不要牵连无辜,可那质子也是无辜之人啊,下命令的是将军,承担后果的理应是王,而不是他这个从小就不受宠,打败仗还要过来当质子受凌辱的他!”

“父皇,他已经够惨了,您就大发慈悲一回,赐个太医给他吧!”

身侧的元公公急坏了,一个劲地在说:“公主你这不是逼皇上么?赶紧回去吧!”

我不为所动,铁了心的杠到底,晒了一个中午,足足两个时辰,最后没抗住晕了过去。

伏天正午两个时辰,是我的极限了。

3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满眼血丝的父皇,顿时心生内疚,想伸出手抓父皇,却被他敏锐地躲了过去。

我猜到了,父皇这是生气了。

“公主醒了,从今天开始禁足一个月,不得出宫。”

一个月?

那质子不得没半条命?

我一把抓住父皇的胳膊,许是演戏演惯了,眼眶内瞬间涌上泪水:“父皇~能不能少几天啊?儿臣还想去避暑呢!”

“没门!”父皇面无表情,无论我怎么求饶,铁了心了不让我出去,摔门离开。

“永安!”

父皇刚走,母后带着皇兄们来了,对我进行人道主义责骂,还附赠了一顿鸡毛掸子炒肉。

我捂着屁股躺在床上双眸含泪,实在是可怜得紧。

不过好消息是,父皇派太医去医治了,还把他挪出了大牢,在东南角一个宫殿里。

知道这件事后,我高兴的喊了句:“父皇万岁!”

我和他再次相见是二十天后。

在我疯狂地做吃的让人给父皇送去后,许是感动了,提前把我放了出去。

宫女听到我这个想法后,忽然间不说话了,我猜应是被我说中了,觉得我很孝顺呢。

我问清楚在哪座宫殿后便马不停蹄跑去。

刚到门口,就发现一群侍卫围着。

那侍卫首领我认识,我的远房小舅舅,平时疼我的紧。

我可怜巴巴地拽了下他的衣袖,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最后大概是受不了我了,放了我进去,并且还说了句只有一炷香时间。

刚踏进宫殿,就听到太医们在讨论质子的病情,我凑过去听,但却不是我想听的内容。

“这质子恐怕是活不长了。”

“可不么,天天发烧,再这么烧下去恐怕不死也痴呆啊。”

“皇上下令吊着一口气就行了,那这药该不该用?”

“罢了,多多少少用点吧!”

这话,惹得我实在是慌。

你可是我跪了两个时辰,昏迷了三天求来的,你不能死!

4

推开门进去,满屋子的血腥味,熏得我想吐。

来到床榻旁,一过去我就看到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甚至有一些都溃烂了,很明显没人管。

“该死的。”我埋怨一声,便锁上了门,撸起袖子拿起旁边的手巾,浸泡在水里,小心的擦拭。

没一会儿,趴着的人有了动静,我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只顾着擦了,忽然,一只好看的手抓住了我,一抬头就跟他阴冷的眸子对视了。

“滚!”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二句话。

我这倔脾气上来了,找来了一条绳子把他的双手捆住不能动,便继续开始擦。

“现在天气这么热,你这伤口不好好处理会真的死的!”

擦完之后,我又从怀里拿出上好的跌打损伤药,轻轻地涂抹在他的伤口上。

我又小心翼翼地用丢在一旁的纱布包上,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刚走几步,我又回来了,掏出一枚丹药塞进他的嘴里,在他的怒目而视下又解开了绳子。

“你给我喂的什么?”

“疗伤的丹药。”

“为什么?”

“就觉得,你命不该绝,好好活着。”

......

许是我小心送药,没过多久质子就好了七七八八。

也许是父皇也不忍,大发仁慈地把他留在那座宫殿里,没有赶出去。

大内的高手如云,我去送药的事父皇也肯定知道,所以我开始天天做好吃的送过去弥补错误。

又过了半个月,质子已经痊愈。

一天夜晚,我实在是睡不着,莫名其妙地想去看他,便偷偷地穿了衣服过去。

刚翻墙过去,就被一个人按在墙上。

一看,就是质子。

“那......那个......我救了你......你这么对我就不太好了吧?”

如今近距离跟他接触,那脸蛋实在是好看得紧,那刀疤却有些刺眼,显得他很阴柔。

被他盯得有点慌张,一说话都不由自主的结巴了,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你就是永安公主?”

病好了,连声音都那么诱人,我按捺住内心的小想法,一本正经地说:“对,我就是。”

他看了我许久,盯得我心里都发毛,这才松开转身回了宫殿。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这不礼貌。”

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他的脚步顿了顿,过了片刻说:“我叫夏侯织。”

5

宫殿内有一处亭子,亭内有一把琴。

“这琴......”我好奇地凑过去仔细观看,“并不是我朝之物,是你带来的?”

“对。”夏侯织手指轻轻地拨动一个琴音,“这琴,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我带来了,皇上仁慈,并没有损坏我的琴。”

我觉得他的话似乎有些幽怨,我想为父皇说两句话,但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劝他不怨,便换了个话题。

“那你可以弹一曲么?”

我好奇地拨动了下琴弦,之前父皇想教我弹琴,但是耐不住性子,便放弃了。

如今想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会玩了。

“公主之命怎能违背?不知公主想听什么?”

这话伴随着这语气,满满的阴阳怪气。

我心生无奈,便解释着:“我这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你若不愿就不弹。”

夏侯织倚靠在一侧:“今日累了,不弹。”

我看他眉眼间确实是疲惫之色:“那就不弹,你可累了?若累了我就回去了。”

“呵,公主口口声声说我不弹便不弹,如今我不弹了又生气走了,真是有趣。”

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格外刺耳,但是我却有点懵:“你不是说累了么?我看你脸上也略显疲惫,那我就走了啊,哪里生气了?”

我歪着脑袋想了很久,他哪里来的误会?

过了片刻,夏侯织再次出声了:“我累了,公主请走吧。”

“奥。”我迷迷糊糊地翻墙逃走了。

这一宿,睡得异常不踏实,还做了噩梦。

次日清晨,我实在是不想睡了,不愿再梦到那场景,便出了宫去找四皇兄。

四皇兄在白马寺,但是我这次却没有先找他,而是去找住持。

我把昨夜血腥场景跟住持说了之后,住持让我抽个签。

“住持,这签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住持脸色不太好,莫非是出了事?

“没事,最近公主不要乱跑,会有危险,需在宫内静呆十日,即可破解。”

我很听话,所以告别了住持之后又去找四皇兄说说话便回了宫。

路上,我看到新开了家酒楼,想那质子身子孱弱,应该也吃不到什么好吃的,便买了一只烤鸭小心包着,还买了一些其他好吃的一并带了回去。

唯一的意外就是相府家的小少爷宣隐回来了。

幼时我跟他关系极好,三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跟宰相发生了冲突,闹得满城风雨,他参了军成了大皇兄手下大将。

“公主,听说你还没嫁人呢,再不嫁人就成老姑娘了!”

我气得咬牙切齿,一脚踹了过去,还跟小时候一样讨人打!

6

闹了一顿之后我便回了宫。

傍晚,我又偷偷跑去了质子宫里。

屋门开着但是没有声音,我偷偷钻了进去,发现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难不成死了?”轻轻呢喃,不过这个想法我很快就否认了,虽是质子,但是也要保他一条命,不可能赐死。

我悄悄走过去,放在他鼻尖,发现有呼吸,那应该就是睡着了。

怀里的烤鸭已经凉了,但是今天热,我把它放在阴凉地方,在他枕头留了个纸条告诉他记得吃。

却不曾想刚回去,就被大皇兄跟相府小少爷宣隐抓了个正着。

“你干什么去了?”

大皇兄这阴森森的眼神我很熟悉,每次我犯了错想收拾我时就这个眼神!

“大皇兄,我好想你啊!”

我厚着脸皮扑在他怀里,试图转移话题。

“你跟我说说,这么晚,一身夜行衣,到底干啥去了?”

大皇兄不罢休,但是我倔强地不肯说。

眼看着大皇兄都怒了,我默默地往宣隐身后躲了躲,可怜兮兮地说:“皇兄,你不要说我了好不好?”

皇兄叉着腰看了我半天,气笑了,领着宣隐离开了。

却不曾想第二日,赐婚的消息就下来了。

而我的夫君竟然是......宣隐!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都懵了。

前几天父皇还口口声声说不想让我嫁人,怎么突然就赐婚了呢?

我风风火火地往乾清宫跑去,公公眼疾手快拦住了,

“诶呦我的小公主,皇上在里面接见外国使臣呢,您先回去吧。”

我不肯,站在门口等了快一个时辰那群外国使臣才出来。

许是我太急了,不小心撞到了使臣身上,还划破了一个小口子,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进去之后还没来得及问父皇呢,就被赶了出去。

我生气郁闷:“父皇!您欺负人!”

父皇气得从里面走了出来,也叉腰:“谁欺负人?我还怕你欺负人家宣隐呢!让你嫁给他都是委屈了他!”

我怒,父皇也怒。

一大一小对视叉腰。

最后,我气鼓鼓地走了,因为他说再不滚蛋就让我吃一个月素。

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肉我活不下去。

7

夜晚,我又翻了墙。

“夏侯织。”

我拎着酒去的,在凉亭席地而坐,这段时间跟他算是熟稔了。

“公主这是不开心?”夏侯织垂眸盯着我手中的酒,不明所以地问。

“父皇赐婚了,我要嫁人了,我的自由没了。”

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忽然就要嫁人了,这种感觉压迫得我快喘不上气来。

因为我感觉成婚好吓人,我就要离开熟悉的皇宫,去陌生的地方了。

“公主要嫁人了?”

夏侯织眼神里终于有了波动,死死地盯着我。

“对,一个月后就成婚,到时候我就照顾不了你了,你记得顾好自己。”

这一晚,我说了好多的话,而让我诧异的是,他竟然说......

  • 章节目录
    1. 质子小说

      经典质子小说排行榜

      质子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质子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质子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质子小说的最佳选择!

    1. 全球首富小说

      全球首富题材的小说推荐

      您在找全球首富相关的小说?数码悦读网全球首富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全球首富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全球首富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修士小说

      修士小说有哪些

      修士小说专题页面提供修士小说排行榜、修士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修士小说。

    1. 专属娇妻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专属娇妻小说

      如你喜欢专属娇妻小说,那么请将专属娇妻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专属娇妻小说。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