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青春校园 > 初恋有你微微甜
初恋有你微微甜by晏生 林满周彧在线阅读

初恋有你微微甜晏生

主角:林满周彧
“你问她干什么呀,认识的人?”齐子帅八卦地追问。周彧已经走回座位,把篮球往椅子下一塞,埋头睡觉。睡着时,眉头也还皱着。似乎心情欠佳。陈颂用夸张的嘴型无声问齐子帅:“怎么回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3-11 12:06:3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Chapter

3

少年侧影

盛夏凉风相送

你是盛夏

也是凉风

01

转眼就到周五,信山一中寄宿部放周假,不知多少人心心念念盼着这天。

从中午开始,气氛就燥起来了。关帝站在13班教室门口,差点儿镇不住场面,教鞭往黑板上一敲,花白的唾沫星子狂飙:“都给我安静,吵什么吵!现在是午休时间,我在楼梯间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这还没放假,心就野了?”

被训了一顿,聚在一起的各归各位,一个个扬起的脑袋慢慢趴下去。

关帝走到后排,发现周彧和徐东鑫几个的座位又空着,问离得最近的林满:“他们上哪儿去了?”

能上哪儿去,还不是操场打篮球呗。

这点关帝自己心里清楚,也就跟走过场一样问一遍,他见林满摇头,没再说什么。

关于中午打篮球这事,关帝开学第一天就找周彧谈过。

“打篮球违法?”周彧说。

“没……没有。”关帝稍有迟疑。

“妨碍其他人了?”

“也没有。”

“中午是午休时间。”关帝强调。

“午休是为了保证下午有精神听课,如果我能保证这一点,并且能保证成绩让您满意,为什么不行?”

老师心平气和,学生谦恭有礼,大家说话时语气都不冲,相互尊重,考出好成绩才是硬道理。

此后,关帝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关帝一走,没过多久,各种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死灰复燃。

林满也睡不着,干脆翻出摸底考试的数学试卷。上节课老师已经讲解完了,有一道大题的第三小问她没跟上老师的思路,对着解题步骤也看不懂。

林满自己纠结着,后门敞开,偶尔有阵风穿过走廊外的绿荫吹过来。

周彧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在她后面站了多久。

直到齐子帅贱贱地发出一声笑,林满回头,就见几个大高个堵在门口,最前面的周彧握着瓶水,离她最近。

“学习很刻苦嘛,林满同学。”

他脸颊上滚着汗,又像是刚用水冲了把脸,一低头凑近,气息灼热,仿佛带着外面太阳的光。

林满下意识地用手肘遮住试卷上的分数,周彧也不拆穿她的小动作,只当没看见。齐子帅却叫道:“林满,你数学没及格啊!我还以为你是好学生来着!”

徐东鑫拿书拍了他一脸:“会不会说话啊你,数学不及格就不是好学生?”

“口误口误,我的意思是,林满一看就成绩很好,没想到数学不及格!”

“你及格了吗?你好意思说人家。”咬着冰棍的陈颂也插一句。

齐子帅还要再辩,周彧似不经意瞥了他一眼,他顿时刹住口。

齐子帅内心呜咽,无辜的我做错了什么?大家好像都针对我。

林满大概也清楚他们几个的成绩状况,周彧大佬年纪第一毋庸置疑,徐东鑫的成绩好像偏中上,齐子帅和陈颂是垫底的。

林满平常不太操心成绩的事,林鸿川和戴涵也很少过问,到了考前复习或者排名出来以后,她自己才会偶尔发愁。现在想一想周彧,两人之间隔着几百号人的漫长距离,心中又有了隐忧。

前面的椅子腿挪了挪,周彧头往后一仰,脑袋搁在她的课桌上,一个散漫而奇特的睡姿,两条长腿无处安放。

“你干吗?”她问。

“睡觉啊。”他懒洋洋地答。

“那你把头抬一抬,我给你垫本书,桌子太硬了。”林满一本正经。

周彧闭着眼睛无声地笑,倒是很配合。

林满紧张地盯着他的头发,很黑,看上去很软,想摸一下,但是不敢,嘴上跟他聊着别的话题:“你们中午顶着这么大的太阳打球,不怕中暑吗?”

“谁说我们顶着大太阳?”

“难道不是吗?”

“能打篮球的不是只有露天篮球场啊,傻瓜。”周彧的声音听起来像快要睡着了,懒散,带着夏日午后些微的倦意,被教室里四处涌来的喧嚣声浪盖过。

林满再凑近了一点儿:“你说什么?”

她没有完全听清,眼前的少年长睫轻颤后舒展,胸膛平缓起伏,进入了浅眠。

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她跟他说话,也没有回应。

林满的手臂小心挪开,藏在底下的数学试卷重见天日。她继续与解题步骤纠缠,每一步对照检查,终于找到源头,自言自语:“好像是辅助线画错了呀。”

她拿橡皮擦掉,重新添加一条。手上动作也不敢太重,课桌震动,会惊扰到周彧。

眼睛往前一瞄,视线又黏到那一头黑黑的短发上。

林满摸了摸手腕上的头绳,一时兴起。她先是壮着胆子摸了下,再把他额前的一绺揪起来,在手中顺了顺。

然后,她麻溜地给他扎起一个小辫儿。

周彧动了动,林满僵住,见他头偏向一侧像是马上就要醒,立即拿起手边的作业本给他卖力扇风。

轻薄白纸上,行行墨迹间,陡然生出盛夏凉风相送,助人好眠。闷浊的热空气散去,周彧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展,再次睡得安稳。

没过几分钟,**响,午休结束。

林满若无其事地放下作业本,往后别了别耳边细碎的头发。周彧站起来转转脖子,去饮水机前接水。

齐子帅看着他,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惊讶,用手指着,话却说不伶俐:“你……你……你……”

其他人被齐子帅浮夸的动静吸引,朝周彧这边一看。

他个头高,表情冷,头上竖起一簇颤巍巍的小禾苗。

关键头绳的颜色还****。

说不出的反差萌。

有人瞪眼,有人捂嘴,有人憋着笑。

齐子帅还在追问:“老大,自己弄的哈?您可真有雅兴。”也只能是自己弄的吧,不然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周彧偏头,用眼神扫了后排一下,直逼一组角落的林满。

林满朝他讨好地嘿嘿笑,然后竖起卷子挡脸。

“嘿呀,感情真好。”齐子帅干笑。

其他吃瓜群众则诧异周、林二人的关系,不是死对头吗,周彧不是看不惯林满吗,他们不是关系很僵?林满要敢给周彧扎小辫儿,周彧不得揍她?

怎么才没几天,事情的发展方向这么诡异?

徐东鑫和陈颂抱着饮料从小卖部回来。

徐东鑫被讲台台阶绊了一脚,差点儿扑周彧背上,及时刹车止住:“嗬,老大这怎么回事?”他转眼一看林满,心领神会,赶紧闭了嘴。

聪明人从来不打破砂锅问到底。

徐东鑫挑了瓶果粒橙放在林满桌上:“以橙汁代酒,敬你胆大包天。”

陈颂还沉浸在周彧的新发型里无法自拔,一罐可乐拿手里把玩老半天,最后被齐子帅给顺走了。

陈颂揪住人,问:“你说,现在的大佬都这么可爱了吗?”

02

最后一节物理课,物理老师上课排场大、工具多,左手一台电流表,右手一台电压表,两本教案夹在腋下,趿着灰布鞋进门。

电流表、电压表一块儿摆讲台中央,老师面向黑板手绘电路图,底下隐隐发出窃笑声。

陈颂和齐子帅交头接耳,两人望着讲台表情难以形容。林满没明白笑点在哪里,问面前的周彧:“他们在笑什么?”

“你仔细看讲台上的两个表,”周彧替她指点迷津,问,“上面有什么?”

林满迷茫地摇头:“刻度和指针。”

“不对。”周彧进一步点明,“你看呀,电流表中间有个A,电压表中间有个V,摆在一起就是——”

“AV。”

周彧侧过身体斜坐着靠墙,头往后偏,慢条斯理地问林满:“**的意思,懂了吗?”

他脸上挂着笑,嗓音压得很低。

“懂……懂了。”

林满尴尬地低头,避开他的目光,假装认真看书。

一直竖起耳朵在注意这边动静的齐子帅躲在物理书下面笑得抽搐,冲林满扔了张小字条:“小满同学,你千万不要被老大带坏了哟。”

好不容易熬到**响,老师宣布下课之后,人潮奔腾而出,好似洪水开闸,全往外涌。

林满慢悠悠地收拾好课本出去,发现走廊已经空荡荡的。

底下一楼,周彧站在花坛前仰着头叫她:“一起走吗?”

林满摇摇头:“不了,你先走吧。我不回家,就住在那里。”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师公寓。

“行,有事打我电话。”周彧说。

林满嘴上笑嘻嘻地应着,弯腰趴在护栏上,见周彧拎着书包跟齐子帅他们几个一路走远。过了十来分钟,一个人不太乐意地往楼下走。

林满其实也想回家。

开学前不久,林鸿川和戴涵又吵架了,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激烈,两人甚至大打出手。戴涵一气之下拖着行李回娘家了。家里没有人照顾林满,林鸿川于是安排她每个周末去巩老师家住。

巩老师全名叫巩夏秋,现在任信山一中高三年级组组长。

她在全校是出了名的严厉,性格十分强势。跟林鸿川是多年同学,据说两人还一块儿长大的,现在还保持着联系,林鸿川没工夫照看林满,立马就想到了拜托她。

林满拿钥匙开门,巩夏秋还没回来。

家里没有其他人。巩夏秋大概一心扑在事业上,这么些年也没结婚也没生孩子。林满住进来,多个人倒显得热闹点儿。

林满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想了想,决定给戴涵打电话,结果那边没人接。她吸溜吸溜吃面条,寡淡无味,几颗葱花在面汤里浮浮沉沉。

再打给林鸿川,那边直接给她挂断了。五分钟后,林满收到林鸿川的短信:“爸爸在开会,晚上再打给你。”

林满把手机一扔,躺在地毯上滚了滚,没一点儿意思的周末。

“叮咚!”手机提示音响起。

周彧:“我到家了,你干吗呢?”

林满扒扒头发,有点儿困惑,往上一翻记录,才发现刚才自己无聊的时候打开了周彧的聊天对话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小心点了一个小猫的表情包发过去。猫主子虽然表情冷酷,身后尾巴却摇得欢。

林满:“没干吗,翻身的时候压到手机了。”

周彧回复的速度超快:“看来你很无聊啊。”

他刚冲完澡,坐在地板上翻着柜子里的相册,其中夹着小苹果树和小栗子树的合影照,俩小孩儿,排排站着。

周彧忽然有点儿恋旧,怀念起小屁孩儿跟在自己身后团团转喊哥哥的日子。

“既然这么无聊,叫声哥哥来听听?”

几秒后,他意外地收到了一条来自林满的语音。

他点开,里面发出一声猫叫:“喵——”

周彧捏着手机倒在地毯上,被这姑娘萌坏了。

信山一中寄宿部的同学返校是在周日下午。

林满到寝室时,已经有三四个同学在整理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和零食。

“小满,你来了啊,吃水果不?”许清尤招呼林满过去吃东西。

其他人只是打量林满,想说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经过上周五“大佬扎小辫儿”的事,周彧跟林满和解的消息早就传开了。关于林满这个人,大伙儿还是比较好奇的。

晚上寝室熄灯之后,大家摸黑唠嗑,渐渐也熟络起来。

“哎,小满,你跟周彧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啊?”

“小时候住得比较近。”

“哇,你们是青梅竹马啊!”

八卦的势头越来越猛,林满怕她们再问下去,自己就要招架不住了,脚尖踢了踢上面许清尤的床铺。

许清尤心领神会,蹑手蹑脚地趴下来:“好了好了,别问了,咱们来玩‘狼人杀’吗?我有牌!”她摸出一个小手电筒,捣蛋地朝各个床铺照了一圈儿。

“狼人杀”游戏是最近在各年级各班火起来的,课间就有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玩儿,大家都热情高涨。

寝室里一个个鲤鱼打挺似的翻身起来,朝许清尤聚拢。

许清尤清点要参加的人数,她问林满:“小满,你不来一个?”

林满拢着薄被的一角搭在肚子上:“我不会,先看你们玩吧。”

许清尤也不勉强她,就着小手电筒发出的一点儿微光洗牌发牌,大家捏着嗓子说话:“天黑请闭眼。”

七个人蹲在寝室的过道中间,挤挤攘攘地围住中间的一张简便小桌子。

在游戏中两天两夜过去,已经死了两个平民,夜深弯月,蛙声蝉鸣,无端制造出了点儿紧张气氛。

林满看得正起劲时,寝室的花玻璃外面猝然射进来一束惨白光线,宿管老师的声音响起:“谁在那儿干什么!”

下铺的好办,及时归位,装死挺尸,住上铺的根本来不及爬上去。说时迟那时快,许清尤一个翻身跃上林满的床,钻进她的空调被里。

其余的,一个往门背后蹿,还有俩直接往床底下缩,动作那叫一个利索,都像练过的。

林满半边身体压住许清尤,手脚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闭目装睡。

宿管老师打开门,也没进来,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审视和张望。

藏在门背后的那个,离宿管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心跳快得要出毛病了。躲床底下的苦苦在用手臂支撑着,不然倒下去就是啃一嘴灰和蜘蛛网。

林满跟许清尤也不好受,大夏天的,快焐出一身痱子了。

宿管老师没逮住人,站了好一会儿,临走前放话:“都给我老实点儿,明天还要晨跑,早点儿睡。”

寝室门重新关上,大家齐齐松了口气,总之没被逮着就好,不然免不了扣操行分和被罚打扫卫生。

林满一把掀开被子,往旁边挪了挪:“清尤啊。”

“嗯嗯。”

“老师走了。”

“走了好,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许清尤躺着没动,林满也没在意,小声跟她说话:“我记得明天有两节数学课哎。”想想就烦。

许清尤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林满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音乐课。”

许清尤说:“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林满笑:“你什么意思啊,背诗背上瘾了是吧?明天音乐课,我要举手推荐你上台表演节目。”

许清尤吧唧嘴:“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嘿,我说你……”林满侧转身,窗户口透进模糊的光,她发现许清尤好像闭着眼睛。

这家伙,不会是睡着了吧?

林满轻轻推了推她,她没半点儿反应,还真睡着了。所以刚刚是在说梦话?

林满哭笑不得。

03

林满之前在网上浏览了未来一个月的天气状况,大概等过了十一国庆,气温会下降。

目前还得接受高温的炙烤。

中午热得发闷,天幕云层低压,像要下雨。林满提前预习了下午的物理课,枕着手臂小憩,感觉脖子上出了汗黏腻腻的,怎么都不舒服。

忽然起了风。

林满诧异地睁眼,发现周彧拿着作业本在给她扇风。她有点儿不好意思:“你别扇了,我不热。”

周彧手上的动作没停,眼睛还盯着膝盖上的篮球杂志,两不耽误,随口胡诌:“我在测手臂匀速摆动时所能产生的最大加速度。”

关于这个说法林满是服气的,她讪讪地笑:“那……那您慢慢测,我就不陪您了,先睡为敬。”

测加速度吗,你怎么不去钻研宇宙黑洞?

她捂着嘴偷笑,凉风徐徐,又确实觉得舒坦,没两分钟就入了梦。

周彧的视线从杂志上移开,见她微微张着嘴巴,也笑了笑,小声道:“这叫礼尚往来。”

她每次偷偷给他扇风的事儿,背地里已经被齐子帅他们调侃了百八十遍,就这傻瓜还以为只有她自己知道。

除了“狼人杀”,最近各班又兴起了最原始的“打手板”游戏。规则极其简单,剪刀石头布,赢家打输家一手板。

林满坐在座位上,不时能听见响亮又清脆的巴掌声。

女生们大多怕疼,男生扎堆玩得最起劲。但听许清尤说,昨天隔壁班居然有个女生直接被打哭了。

现在林满听那声音就觉得疼。

齐子帅拉着陈颂前来找周彧:“老大,玩不玩打手板?”

周彧昨晚熬夜看球赛,现在忙着补觉,没空理他。齐子帅怕再吵下去,周彧会起来揍他,改去怂恿徐东鑫。

徐东鑫说:“你确定?”

齐子帅扬着下巴:“当然。”摩拳擦掌,蓄势待发,看样子准备得十分充足。

林满被许清尤叫去一起上厕所,才出教室,身后就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号叫。

中午在食堂吃饭。

林满端着饭盒一时没找到地方坐,旁边的许清尤用肩膀推了推她:“喏,看那边,周彧他们那桌,正好还有两个空座,咱们过去吧?”

林满点点头,绕来绕去,在周彧对面坐了下来。

这些天下来,大家也算半个熟人了。林满见齐子帅拿筷子的手抖个不停,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徐东鑫说:“他活该。”

齐子帅立马为自己抱不平:“都怪你,你好狠的心。”

看戏的陈颂笑得肩膀直颤,又被齐子帅甩了一记白眼。

林满不太懂他们几人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感到十分迷茫,周彧跟她说:“你别理他们,好好吃饭。”

“哦。”林满应着,忽然看到齐子帅的手掌,吓了一跳。

“你……”

齐子帅干脆把手伸过来,让林满看个清楚,弱小可怜又无助地控诉:“徐东鑫打的。”

徐东鑫替自己辩解:“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怪不了我啊。”

齐子帅长相清秀,肤色白,此时右手红肿分外明显:“我现在写字吃饭都成问题。”

林满这下才知道,他们玩游戏是玩真的,简直不要太凶残。

见齐子帅还在不停叨叨,徐东鑫叉起一粒肉丸塞他嘴巴里堵上:“你就闭嘴吧,吃晚饭我去小卖部买冰,给您冰敷消肿成不?”

齐子帅这才消停,还算满意。

林满见他那模样,觉得又搞笑又有几分同情。

回教室之后,周彧忽然问林满:“你玩不玩?”

“什么?”

“剪刀石头布打手板,来一局?”

林满有这个兴致,但想想齐子帅的手,心有余悸。她跟周彧打商量:“那你让着我点儿?”

周彧说:“不好作弊吧。”

“那你轻点儿?”林满眼神真挚,“万一我赢了,我打你也不会真用力的。”

周彧说:“行,试试。”

两人开始,剪刀——石头——布。

周彧出的石头,林满出的剪刀,她第一把就输了。

林满有点儿

,摊开手,伸过去,不忘交代加威胁:“你打吧,但打疼了我可能会哭。”

周彧挑眉看她。

她继续说:“而且可能会哭很大声,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周彧似笑非笑:“对我造成不好的影响?”

“对啊,到时候大家都会认为你欺负女生。”

林满视死如归。

周彧摆出要打人的架势,见她微眯起眼睛,手高高扬起,却轻轻落下,急转而下拐了个弯,温热的指腹在她脸颊上刮了一下:“小

包。”

  • 章节目录
    1. 初恋小说

      好看的免费初恋小说完本推荐

      数码悦读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初恋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初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初恋小说,就上数码悦读网。

    1. 都市战神小说

      都市战神小说推荐

      都市战神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都市战神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都市战神小说推荐,数码悦读网提供都市战神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1. 大明星小说

      最新大明星小说推荐

      如你喜欢大明星小说,那么请将大明星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大明星小说。

    1. 蜜恋小说

      蜜恋小说完结大全

      蜜恋小说专题为您提供蜜恋最新章节与蜜恋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蜜恋小说专题,蜜恋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