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千古玦尘
《千古玦尘》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后池净渊)

千古玦尘星零

主角:后池净渊
上古之神,万年前几近毁灭殆尽。如今世间仅存四位上古之神,前三位是正儿八经的上神,这最后一位……有神说她是走了狗屎运,投了个好胎,也有神说这三界八荒里面子上看起来最风光、里子里瞧起来最凄清的也就是这一位了。只是这些神仙们是羡慕嫉妒恨,还是真的心有戚戚焉呢,说都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千万年以后,三界八荒里,除了那三人以外,三界众生都只能对着她弯下神仙的傲骨,恭敬的唤一声:上神。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0-29 22:37:3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泽山的仙邸已隐约不见,凤染一脸古怪的看着站得笔直神情高深莫测的后池,正准备开口,却听到‘噗通’一声响,身旁的人以一种格外不雅的姿势瘫坐在云上,片刻间,后池身上的装扮也变回了之前布衣青钗的模样,嘴里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哪还有刚才翩翩浊世的傲然风姿。

“说吧,你有什么想问的?”后池见凤染一脸好奇,伸了个懒腰道。

“后池,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样的做派和举止,根本不是装装样子就可以,就算后池能将古君上神不怒自威的模样学了个八九成,在众人面前也不会是那般的模样,就好像……瞬间变了另一个人一般。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因为这个。”

后池将手摊开,手腕处一串墨绿色的黑石手链在阳光下折射出幽深的色泽,若是细看,还能在不经意见发现上面偰刻着若隐若现的古文,泛着神秘的远古气息。

这条手链后池戴在身上几千年了,平时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凤染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串手链幻化成墨绿色。

“刚才我爬到仙邸时正好听见你和紫垣的对话,广场上众仙云集,东华又受了景涧之恩,就算我是上神,可你也知道我的名声一向连个一般的上君都不如,想要惩罚紫垣绝不是件易事。”

后池托着下巴懒洋洋的,神态懒散:“于是我就想着幻化个端庄些的模样再上去,好歹也唬唬人,哪知试了半天也不成功,一着急就把仙力注入了手链里,结果……就变成你刚才看见的这个模样了。”

“这么神?”看她云淡风轻的模样,凤染实在难以将‘着急’二字放在她身上,只得将手链拿过来细细打量,满脸狐疑。

“这上面好像有些字,不过我看不清。”凤染嘀咕了一句,把石链递回了后池手上。

“我也看不清,不过这东西确实有些古怪,这是柏玄在我启智之时送给我的,他说过,此链名唤……化劫。”

“化劫?好奇怪的名字。”凤染道,却没注意后池念出这个名字时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

一般自上古时传下来的神器都颇有灵气,有名字也不奇怪。

“后池,说不定这是上古时的利器,你拿着也可以冲冲门面,好好带着。”想到后池薄弱的灵力,凤染不由分说的将石链戴在了她手腕上。

充门面?后池念及那道由石链上释放而出打在紫垣身上的仙力,抿着唇没有阻止凤染的举动。

“凤染,柏玄已经有八千年没有回清池宫了吧?”

“恩,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凤染摸了摸下巴,望着后池眯着眼笑了笑。

柏玄是清池宫中仅次于古君上神的存在,她进宫时他便一直呆在宫中照顾后池,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仙力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尽管没有比试过,但凤染在第一次见到柏玄时就知道她远远不是柏玄的对手。

无关仙力深浅,那个人身上,有种能让人彻底臣服的气息。

八千年前后池启智、幻化成少女模样后,柏玄就离开了清池宫,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古君上神的行踪也开始飘忽不定。

“凤染,我们不回清池宫了,去瞭望山。”后池淡淡的吩咐了一句,摸了摸手腕处的石链。

“咦,不回清池宫?你想去见柏玄?”虽然语气带着惊疑,但任是谁都能听出凤染声音里的兴奋,她的职责是在清池宫里头保护后池,若是后池不出清池宫,她是不能离开清池宫半步的,以她的性子,这一万年可把她给憋坏了。

“对,我得问问他……这石链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意识的,后池隐隐觉得……除了柏玄,哪怕是古君上神也没办法告诉她答案。

“好,你坐稳了,我们现在就去。”

耳边传来凤染笑眯眯的声音,急速的劲风在颈边拂过,吹散了披在肩上的碎发。

后池垂下眼,突然想起当初柏玄离宫时说过的话,神情缓缓凝住。

后池,等你知道我送你这串石链的原因时,便是我们再见面之时。

柏玄,你说,现在是不是已经到时候了呢?

为什么天后自她出生起便厌弃于她,为什么父神在她启智后就不再长留清池宫、形迹缥缈,为什么她是上神之子,却永远没办法凝聚仙力?

这些,柏玄,你是不是都会告诉我?

大泽山上。

天际上空响亮的凤鸣声惊醒了众人,看到转瞬间出现在广场上的女子,众仙除了露出些许意外的神色外,脸上反倒没了平时的热切。

“景昭公主驾临大泽山,老头子真是蓬荜生辉。”东华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看到来人,想到刚刚离去的后池上神,松了口气。

“老上君多礼了,景昭只是晚辈,前来贺寿是应该的。”说出这话的女子着一袭深紫广袖长裙,面容如皎月般涓雅,身形高挑,一眼看去,端是华贵无双。

只是她嘴里说着谦词,面对众仙行礼时却神情倨傲,头上灿金的步摇甚至在慢走间碰出清脆的撞击声。

景涧朝面色微变的众仙瞥了一眼,暗叹一口气,不过一眼,景昭就输得一塌糊涂。

若论气度端庄,她远不及刚才离去的后池。

“老上君,今日大宴众仙,怎的全站在了广场上?”景昭笑着开口,朝景涧走去。

景涧见景昭面上带笑,哪还不知道她心底所想,神色一顿正准备开口,却听到东华上君略带恭敬的声音。

“今日后池上神驾临大泽山,乃小仙之荣,小仙刚刚领着众仙迎拜上神,还来不及进仙邸。”

东华笑眯眯的说着,眼底划过一道奇异的笑意,可别怪他老人家不厚道,这景昭公主和后池上神身份尴尬,就算是他这个活腻了老头子也想知道,天帝一家子若是得知从未出过清池宫的后池上神出现在了三界之中,到底会是个什么态度?

那可是数万年前便遗留下来的狗血纠葛啊……

景涧似是料不到东华上君会如此直白的说出口,忙朝景昭看去,温和的面容也带上了一抹急色,这个妹子自小便极是不喜人提起清池宫中的那位,若是她在这种场合动怒,传出去就太失态了。

景昭面色一僵,倨傲的步子陡然顿住,兀然转身朝景涧看去,见兄长点头,略一迟疑后才僵硬的笑了笑,道:“原来是后池…上神到了,景昭还从来没有见过后池上神,不知她此时何在?”

整个广场上,任是谁都听出了景昭话语中的坚定和僵硬,俱都暗暗摇了摇头。

“上神刚才和凤染上君一同离去了,公主若是有雅兴,不妨入我仙邸中饮几杯酒水,让老头子一尽地主之谊。”许是知道这般行为过于为难后辈了,东华笑呵呵的打圆场道,却不想在一旁呆愣着的紫垣突然喊了起来。

“公主殿下,救救我,小仙不是故意对后池上神不尊的。”许是抓住了一点曙光,紫垣的声音格外响亮,但他仍是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子,望着景昭的眼神惶急而恳切。

景昭朝面色狼狈的紫垣看了一眼,怔了怔垂下眼,掩下了里面的一丝情绪,广袖中的手微紧,转身对东华上君道:“老上君,酒水就先免了,紫垣乃是天宫上君,究竟犯了何事,要被如此对待?”

她说完后转身朝紫垣看去,神情一片淡然肃穆:“紫垣上君,发生了何事,你只管说出来,我会让父皇为你做主。”

东华一愣,似是想不到景昭居然敢当着众仙质疑上神所下之令,甚至还有拿天帝之名施压的意思,只得在紫垣搬弄是非前拱手正色道:“景昭公主,紫垣上君对后池上神不尊,乃众仙所见,并无任何不妥。”

见东华上君言之凿凿,似是对自己刚才所说颇为不赞同,景昭眼底划过一抹怒色,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被人拉住衣袖,转过头看见景涧朝东华郑重的行了一礼:“老上君,景昭年幼,行为无状,还请老上君不要介怀。”

后池的上神之尊受三界所承认,就算是父皇和母后也只不过是和她同级而已,质疑上神之令,就等于是将四位上神的威信同时弃若敝屣,哪怕景昭贵为公主,若是后池真要追究,父皇也不得不罚。

景昭神色委屈的朝景涧一瞪,感觉到景涧握在她腕间的手又紧了紧,只得退后了两步不再出声。

景昭乃天帝爱女,众仙自是没有傻到凭一句话来得罪于她,纷纷打起圆场,就连东华也连连摆手称无事。

“既是如此,东华上君,我现在就带紫垣上君回去向父皇请罚。”

景涧走到紫垣身边,伸手去解他身上的禁制,不料试了半天,竟没有一点效果,遂转过头对东华道:“老上君,景涧法力低微,还请您看一看。”

他神态坦然,不见半点因解不开禁制而生的窘迫,反倒让东华对他心生好感。

这般的坦然磊落,身为天帝之子,已是极难。

众仙见此情景不由得暗暗称奇,景涧的功力已是上君中的翘楚,本以为后池上神不过对紫垣下了普通的禁制,如今看来倒是不一般。

东华早已瞧出不妥,此时听见景涧恳求后急忙走上前抓住紫垣的手腕处凝神查看,半响后才道:“真是妙极,这禁制乃是因人功法而化,若要解开紫垣上君身上的禁制,只需要将其仙力化去,再解开就可以了。”

东华面露惊叹,说完才发现众仙神情异常,尤其是紫垣更是面色发黑,目眦欲裂,只得尴尬的摸着鼻子道:“紫垣上君不用担心,并不用化去全部仙力,只要将仙力化去一半,本君便能解开了。”

众仙对望一眼,面面相觑,上神出手果然不凡,后池上神虽然没有惩罚紫垣上君,但也等于是变相的毁了他一半仙力,恐怕紫垣要再达到上君之位就难了,更何况……生生化去仙力的痛苦只比剔除仙根轻一点而已,想到紫垣对凤染的苦苦相逼,众仙心下感慨,这后池上神倒是个极护短的主。

见紫垣听完这句话后全身僵硬,东华上君只得朝景涧看去,他和紫垣同为上君,若紫垣不愿意,他也不想浪费这个力气白当坏人。

“二哥,不如我们去请大哥前来,也许大哥有办法……”景昭凑近景涧身边小声道,神情中有着几分不信,不过区区一道禁制而已,怎么会要化去一半仙力,这东华上君怕是危言耸听了。

景昭的声音虽小,但场上的众仙是何等耳力,自然听得真切,一时都有些气急,东华乃上君之首,仙力深不可测,他若是解不开,难道景阳大殿下就能解开不成?

景涧皱皱眉,朝景昭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一抹警告之色,转身对面色不改的东华拱手道:“老上君,还请您解开紫垣上君身上的禁制。”

若是东华都需要化掉紫垣一半功力才能解开,那三界之中除了另外三位上神外根本无人能办到,但堂堂天帝天后又岂会为了区区一个紫垣而与清池宫交恶,更何况母后还是后池的……

东华见景涧言辞恳切,也不多说,对紫垣道了声‘得罪’,径直走上前将仙诀印在紫垣身上。

一道凄厉的尖叫声突然在广场上响起,紫垣面色发白,豆大的汗珠自额上滴落,却偏偏一步都动不得,只得硬生生的受着,才不过几息时间,便面色蜡黄,浑像生了场重病一般,好一会后,喊叫声才停住,东华上前将一粒药丸塞进紫垣嘴里后,才挥手解开紫垣身上的禁制。

紫垣全身失了力气,瘫倒在地,不知何时从大堂里走出来的无虚无妄急忙将他扶起站在了景涧身后。

“多谢东华上君相助,景涧告辞了。”

景涧朝东华拱手告辞后拉着景昭急忙驾云离开,随着他们的离去,半山腰的仙邸彻底恢复了安静,东华看着众仙笑道:“多谢诸位仙友前来赴宴,府中仙露尚还未用,大家随我进去吧。”

大泽山的仙露虽不如清池宫的那般出名,但也是上好饮品,众仙一听便也放下了心中疑虑,面露笑容朝仙邸中走去。

东华踱着步子慢悠悠的走在后面,闲竹仙君看左右无人,师尊又是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不由得开口问道:“师尊,何事如此高兴?”

“无事……”东华上君摆了摆手,敷衍道,见弟子一脸不信,笑呵呵开口:“我只是没想到三界中的最后一位上神不仅有上神之名,还有上神之实。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闲竹急忙凑近了些许,好奇道。

“没什么。”这次东华上君倒是闭紧了嘴巴不再言语,他转头朝半空中看了一眼,暗道一声:这景昭公主倒是和天后有八九分相似,但后池上神……

  • 章节目录
    1. 高冷老公小说

      最新好看的高冷老公小说

      高冷老公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高冷老公最新章节与高冷老公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高冷老公小说专题,高冷老公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

    1. 霍爷小说

      霍爷小说完结大全

      您在找霍爷相关的小说?霍爷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霍爷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霍爷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高冷妃小说

      最好看的高冷妃小说

      如你喜欢高冷妃小说,那么请将高冷妃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数码悦读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高冷妃小说。

    1. 宫廷小说

      好看的宫廷小说推荐

      您在找宫廷相关的小说?宫廷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宫廷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宫廷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