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铜月浦云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师尊曾是魔君旧爱静思人

主角:铜月浦云
三界有言,君主无情,天下与私情不可皆有。她是大魔头铜月,天赋奇骨,万年难遇的天才,修炼仅百年魔界便无对手,顺理成章登上魔君宝座,威震四方,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为三界和平她舍了爱人,弃了名誉,却仍遭到暗算,亲友背叛,仙道杀入,魔界四分五裂。在人界轮回万年睁眼,重新降生在魔界,一转眼,殿内再一次血流成河...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09 13:25: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白衣男子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近,此人是泯星神君的大弟子,名唤段元稹。

他身穿素白衣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进门时差点被门槛绊倒,举手投足间唯独缺乏些许稳重。

来到床边后,他双手一抬,袖袍滑至肘窝,嘴上轻声嘀咕着:“让我来看看。”

看着面相儒雅,文质彬彬,伸手便要扒裹在铜月周身的床单,那厚重的布料之下便是铜月赤裸的身躯。

虽说还是婴儿之身,但这副壳子里可是个活阎罗,让一个小仙童摆弄倒也罢了,可若是被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个仙界男子,铜月怎会坐以待毙。

她暗自发力,忽觉体内气血翻涌,丹田微痛。

看来这副身躯内储有不少她的真气,她能重生,那旧部确实下了功夫。

返魂术,她曾听说过,只是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此乃禁术,风险极大,一般用于临死之人,将他的血肉与魂魄强行连接在一起,便可死而复生,但若失败那人的魂魄将会化作黑烟破灭,就此消逝。

但也仅限刚死之人。

像她这种死了许久,还能用百年前遗留的真气引回魂魄而复活,还真是旷古未有,只怕她那旧部也没有半分把握,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了。

眼看段元稹的手就要触碰到她,床上小小婴儿睁开一双红眸,周身气息陡然一变。

床边的小仙童察觉到不对,立时将脸上的稚气收起,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沉下来,站直身板神情严肃,出言阻止:

“段上仙,她可是泯星天尊从魔界带回来的,要小心处置。”

段元稹的手停在半空中,转头问:“魔界?”

“正是。”

“可师尊并未同我说明。”

“许是忘记了,段上仙,魔界之人阴险狡诈,谲诈多端,此幼儿看着天真无邪,亦不可掉以轻心。”

“听闻天尊得知魔界有人意图复活那至尊魔君铜月,才只身前往阻止,这幼儿说不定真是那铜月转世。”

闻言,段元稹略显犹疑将手收回,思忖片刻后嗤笑一声。

“少唬我,若她真是那大魔头转世,师尊怎会留她性命,还将她虏来,让我留心照顾。”

铜月一愣,留心照顾?

那小仙童瞥了眼床上的铜月,转头又看向段元稹意味深长的一笑。

“段上仙说的极是,倘或那位至尊魔君真的复活,只怕这百年的太平一去不返,三界将重新掀起腥风血雨。”

此话倒像是说给铜月听的。

这让她想起无上神尊,那日战场上一见,两人缠斗,势均力敌,在空中对峙时,这位满头白发,活了数千年的老人家同她讲过这么一句话:

“人本弱小,依附强者乃天性,仙界有本尊在,魔界有尔坐镇,天下大势一分为二,永世不会太平。”

世人若知她还活着,只怕三界不安。

凡事有度,物极必反。

世事轮转,皆因万物无定,有生必有死,登高必跌重。

至尊魔君不能活着,或者说不能让人知晓她还活着,再者她如今身在仙界,真实身份暴露,只怕性命难保。

想到此处,她立即将周身萧杀之气收起,装作单纯的孩童。

好在段元稹听了小仙童的话,虽说没有对她起疑心,但也没敢同她过于亲近。

此后,她的生活起居皆由那小仙童照顾。

为了能尽快适应这个躯体,铜月闭关三年,除了吃喝拉撒,便是睡觉。好在这里远离尘嚣,格外僻静,除了段元稹偶尔过来,她还没见过其他人。

这日,她将真气跑完一个小周天,屋内无人,侧耳听得段元稹和小仙童在门外赏花聊天:

“你说她是不是傻的?都三年了,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更很少下床走动,真不知师尊为何要将她带来。”

铜月方才惊觉,她在这屋里安然度过三年,从未出过房门,段元稹口中的那位师尊也从没来看过她,将她带到这里后,就销声匿迹。

“我瞧着,她比您聪明不少。”

“什么鬼话,切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待我将你埋在这海棠树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那浦云上仙可要心疼了,这些树他可是宝贝的紧。”

浦云?听到这格外熟悉的名字,铜月双眸一震。

门外二人还在吵闹之际,吱呀一声,铜月打开房门走出,迎着那令她双眼有些不适的阳光,拽住小仙童的衣襟,用沙哑声音开口询问:

“浦云!他可还活着?”

见她走出房门,段元稹和仙童面上皆是一怔,不敢出声。

“说话!”

她如今同那仙童差不多高,再加上天赋异禀,爆发而出的手劲很重,揪着小仙童的衣领不放,神情有些吓人。

小仙童无奈看向段元稹,投出求救的目光。

段元稹这才反应过来将铜月拉开道:“怎么可能还活着,百年前那场大战,死了不少人。”

铜月面色立时黯然下去,垂下眉目,愣在原地半晌。

见状,段元稹眼底隐隐泛起些许复杂情绪。

他心中惊叹如此小的年纪,且从未离开过这里,就连房门都很少踏出,怎会有这般忧思神色。

骚乱后院中安静下来,铜月四处一望,这里的风带着咸湿的气息。

蔚蓝的天空下,仙鹤在高空中掠过,四周皆是用黄金打造的房屋院墙,白玉筑栏,说是仙境也不过如此。

微风穿过一大片莹白色花林,带着淡雅花香扑鼻袭来,闻到香味。

她缓步走到树下,昂首看去。

唯有这点同魔君府的后院一样,雪白的海棠花挤在枝头,层层堆叠,密密压压,其中衬着晶莹的绿叶,不浮夸亦不跳脱。

轻风拂过,繁花皆落。

她迎着风,抬手接住一朵,花瓣轻盈飘逸,中心一点黄蕊乃神来之笔,俏皮可人。只是这花落于掌心的一刹那,亦未能逃脱她的真气侵蚀,很快变得枯萎发黄。

重生一世,她依旧碰不得花。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仿佛同过去重叠,她站在树下,那人站在不远处,却看不清他的面庞。

破碎的记忆涌出,依旧模糊,像是粉碎的琉璃,无法复原。

于她而言,已过去太久,久到她都要忘记。

正出神时,段元稹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小师妹?”

这一声呼唤吓得铜月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段元稹眼中闪过一丝歉意,伸手将她扶起。

铜月没有反抗,她那因体内毒火无法正常生长的身躯,格外的瘦弱,像是一只脱线的木偶。

怎么这么瘦?

段元稹正蹙眉感慨,铜月迅速站直身子,短暂地凝视他一眼,随即转身跑回屋内,哐的一声,将房门闭上。

段元稹望着紧闭的房门,心中不解,转头叮嘱小仙童:“这小妮子奇怪的很,你且看好她,师尊前日刚从魔界回来,我去寻他来。”

仙童微笑点头,目送他离去。

夜半三更,海棠苑内屋后现出一幼小的身影,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径直往院外走去。

白日所见景象,金屋玉栏,海风仙鹤,铜月推断出如今所在之处应是蓬莱,乃修仙众人心中的圣地。

依稀记得蓬莱岛上的慈凌神君是守护蓬莱、掌管仙界之人,其书房内有记载修仙之人生平的册录,不出名的人倒也罢了,但浦云是无上神尊的弟子,又被掳到魔君府,定有记录。

他人之言不可全信,浦云不会就这么死了,她必要查个清楚。

将要踏出院门之时,一堵无形的墙挡住她的去路,铜月抬手一摸心中暗道:一个小小的结界还拦不住她,她伸手一指,法力聚在指尖,一团小小的烈火将结界灼烧出一个洞口,不大,刚好容她穿过。

就这样她偷偷溜出海棠苑,并未注意到屋檐上的蓝袍小仙童。

在月光的照耀下,虽是半夜却也亮堂的很,道路两边树木清晰可见,郁郁葱葱,偶有一些果树,上面结出来的果实都如珍珠一般。

蓬莱岛说大不大,说小亦不小,早就听闻这里有不少奇珍异树,上古神兽,一路走来仙草仙果见到不少,却没能见到所谓的神兽。

她哪里知晓那慈凌神君所在之处,不过是一时兴起,这里的林间小道蜿蜒曲折,在暗中摸索前行。

走着走着竟迷了路,没了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一边欣赏风景,一路走下去。

“南宫韶!”

此时,迎面走来一对男女,见那男子气势汹汹的抓住前方女人的手,见两人停在不远处。

铜月立即转身钻进一旁树林中。

“我待你如何,你怎会不知!好,既如此,我现在就把话说明白!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你可明白!我对你有情,你真的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男子声音传来,言辞间似有怨气,也不乏委屈,是在对面前的女子表白。

“不要这么说,我亦不是无情之人,你待我好,我当然明白,可是简昭师兄,我亦有难处,你也知,我师尊他并不待见你。”

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刚哭过,话语间透着不舍与无奈。

“我不想听这话,且问你一句,你可有喜欢我?”男人步步紧逼,言辞犀利。

女子犹豫片刻后回答:“我自然是喜欢你的。”

“你我皆是神君座下弟子,不分伯仲,只因你师尊对我师尊有些许意见,这才迁怒于我,这本是他们之间的嫌隙,你又何故因此将我推开?”

听二人对话,忽想到,莫非他二人正是慈凌神君和揽镜神君的弟子,这两位神君不和,当年在魔界亦有耳闻。

“是我的错,对不起。”

“不要道歉,我知你为难,偏要逼你承认,是我的错。”

男子语气缓和下来,却是十分卑屈。

女子急忙道:“不,我是真的喜欢你,都是我……唔……”

男子急功近利,女子欣然接受。

两人贴在一起,身影如同脚下的藤蔓一般,纠缠在一起,绕在那树干上。

本想着等他们谈完,跟着其中一人就有一半机会可以寻到慈凌神君的所在,没成想二人就这样腻歪上了。

铜月可不是那没脸没皮之人,继续偷听下去已然不太好。

心中默默祝福离开,没留神一脚踏在枯树枝上,树枝折断,声响惊动了那对男女。

“谁!”

女子立即回头,出声询问的同时,腰间利刃已然出鞘。

剑光一闪,没等铜月反应,剑尖刺入她后背。

待那二人寻到林中,地上除了剑,还有残留在此处点点血迹,并没有人在,可细小的脚印已暴露了偷听之人的身份。

南宫韶咬牙怒道:“是那个魔族余孽,泯星天尊养在海棠苑的祸害。”

简昭拾起地上的剑,劝她:“不过是个孩童,不必计较。”

南宫韶目光一凛,冷声道:“不!蓬莱岛怎可留妖孽在此,要趁这个机会杀了她,若天尊怪罪下来,就说天色太暗,我没看清,以为是魔族潜入,便杀了。”

见一向沉稳行事缜密的她,口中出此咄咄逼人之言,简昭一愣道:“好,听你的。”

说罢两人顺着地上血迹追过去,还没走几步,蓝袍仙童竟站在路中央,抬手将他们拦下。

另一边,铜月自茂密的草丛中滚出,逃跑时脚下似绊到什么东西,恰好面前又是一道陡坡,便一个翻滚,停在一处山道上。

南宫韶的那一剑并不致命,却刺在一处紧要穴位上。如今这个躯壳并非她本体,她的真气无法同这个躯壳完全相融。闭关三年她封经锁脉,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怎奈事与愿违,这一剑将她经脉被迫打开,宛如河堤大坝裂开一个小口,法力喷涌而出,不可遏制,剧痛难忍下,体内毒火更是烤的她浑身炙热,腹中像是有百虫啃食,让她无法起身,只能蜷在地上。

意识渐离之时,一双布鞋出现在眼前,她伸手抓住那人衣袍,像是抓到救命稻草。

手腕处似有柔指拂过,接着她被腾空抱起。

“本尊带她入含冰殿,你去查是谁伤的她。”

他的声音慢悠悠的,清冽似水,后面说了什么她没听到,就昏了过去。

在一幢宛如用巨冰打造,就连梁柱都是晶莹剔透的巨大冰柱殿内,铜月从昏迷中醒来,闯入眼帘的是她那双映在冰面上的红眸。

从冰床上起身,四处一望,泯星神君在不远处的冰面上盘腿而坐。

原来,又是他。

虽说帮了她大忙,但是这里的寒气同她相克,冷的她齿间直打架。

抱着双臂,战战兢兢的靠近这殿内唯一可取暖之物。

他正闭目养神,一双细眉如柳叶一般,面颊洁白光亮,乍一看就只是一位翩翩公子,怎么都不像那日血洗魔君殿之人。

犹豫片刻,蹲下身子小心翼翼钻入他怀中,幸好她身躯娇小,可以整个人缩进去。

“不怕我杀你?”

神君的声音令她格外安心,言毕并没有起到威慑作用,怀中小人反而往他怀中又蹭了蹭。

她开启微颤的双唇道:“冷。”

听得一声喟叹,泯星双臂一抬,用宽大的袖袍覆在她身上,将她揽入怀中。

  • 章节目录
    1. 师尊小说

      师尊小说免费阅读

      您在找师尊相关的小说?数码悦读网师尊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师尊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师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旧爱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旧爱小说

      如你喜欢旧爱小说,那么请将旧爱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旧爱小说。

    1. 魔君小说

      免费魔君小说推荐

      您在找魔君相关的小说?魔君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魔君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魔君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刁蛮小说

      好看的刁蛮小说完本

      如你喜欢刁蛮小说,那么请将刁蛮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数码悦读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刁蛮小说。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