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侯府千金疯病又犯了
《侯府千金疯病又犯了》沈如意顾成舟章节精彩试读

侯府千金疯病又犯了颜不呜

主角:沈如意顾成舟
女儿年幼时被人刻意拐走,十四岁那年历经千辛万苦才把她寻回侯府。夫君大发雷霆,恨不得让那些该死的人把牢底坐穿。未曾想女儿却跪在身前苦苦哀求,竟求侯府饶他们一命!...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3-17 10:52: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女儿年幼时被人刻意拐走,十四岁那年历经千辛万苦才把她寻回侯府。

夫君大发雷霆,恨不得让那些该死的人把牢底坐穿。

未曾想女儿却跪在身前苦苦哀求,竟求侯府饶他们一命!?

我笑了:”来人,将女儿其逐出侯府!“

1、

女儿三岁正月十五那日,夫君带我们去街市上看灯会。

未曾想竟发生了挤乱,人群之中,夫君一手护着女儿,一手拉着我慌乱之中,女儿竟被人强行抱走。

侯府派人苦苦寻求十几年,所有消息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结果。

就在我们准备放弃之时,十四岁的女儿却突然找到了侯府。

看着她左耳后的红梅胎记,我热泪盈眶。

因着这十几年对她的亏欠,我对她格外的纵容。

甚至对于她接下来几十年的人生,我与夫君都做了详尽的安排,只盼她往后的日子里能过得更加如意顺遂些。

如若不出意外,她接下来的人生皆会平安如意,顺风顺水。

谁知,偏偏出了意外。

那日,我特意邀请自小陪我长大的手帕交大理寺卿夫人带嫡次子来侯府做客。

大理寺卿嫡次子又名顾成舟,因着我和他娘的关系,两府走得也就更近了些。

女儿之所以能被寻回侯府,也是多亏成舟这孩子的帮忙。

谁知回京这一路,女儿竟对成舟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原本成舟对她没多少好感,进京这一路上的诸多照拂也是因着我与他母亲关系交好的缘故。

回京后,闺房中的女儿时常一个人站在窗前,眉眼间带着几分忧思,几经询问之下,才知她是念着成舟那孩子。

成舟那孩子是顾府幼子,样貌俊美,为人又热忱,是京中难得一见的好儿郎。

如果能亲上加亲,自是再好不过。

看在我的面子上,成舟才勉为其难同意与女儿结婚一段时日,日子久了也处出来几分感情,年岁渐长,如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

本想着今日等他们来了侯府,就将这门亲事定下来。

我吩咐厨娘整治一桌招待贵客的席面。

夫君把女儿出生时就埋在花园中桃树下的那坛女儿红拿了出来,准备于今夜与众人同饮,共同见证这一门喜事。

除此之外,我还准备了上京城地段最好的一处三进宅院,田庄铺面若干,另如意绣坊的分红,作为女儿日后成婚时的陪嫁,也好给她多些底气。

这些都是侯府为她准备的,不过我觉着以我对成舟他娘的了解,顾府准备的也绝不会比我少罢了。

傍晚时分,大理寺卿夫妇携幼子顾成舟如约而至。

成舟身量修长,风度翩翩,年岁尙小却已有功名在身,女儿沈如意虽是侯府嫡女,但这些年一直流落在外,以她的底蕴能寻得成舟这样一个如意郎君,饶是她亲娘我本人,都觉得这门亲事有些高攀了。

自古以来,人们常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这话着实不假。

更何况成舟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自是更加青睐有加。

顾大人随口问了一句:“今日怎不见如意那丫头?”

夫君笑着回答:“这不是得知今日你们要来府上,特意去寻一些奇珍异宝来讨成舟欢心么。”

我与夫君同顾府夫妇二人自**好,说话更是比旁人亲近了几分。

如今能亲上加亲,看见两个孩子修成正果,心里很是高兴。

2、

半个时辰以后,桌上的菜都凉了,女儿才回到府中。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无他,只因她身后跟着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我当下一眼就认了出来。

当初成舟带女儿回京之后,夫君还带我专程去收养女儿的那户人家看了一眼。

跟在女儿身后的这名男子当时就在那个家里,是女儿名义上的哥哥,比女儿大了四岁。

那时我们夫妇二人本想追究他们家买卖儿女的错处,女儿却跪在身前求我宽恕他们。

嘴里还说着他们毕竟养了她好几年,做人不能知恩图报。

时隔几年,没想到她竟然把那家人的儿子带回了侯府。

这又如何不让人生气。

我声音不悦的问道:“如意,你为何会把他带回侯府?”

从女儿回到侯府以来,这是第一次我用这种口气与她说话。

大理寺卿好奇地看了那男子一眼,问道:“这又是何人?”

成舟也在一旁看着如意。

那只紧紧抓着那名男子的手,眼里浓浓的不悦,溢于言表。

夫君讪笑着解释了一句:“那户人家的儿子。”

顾家夫妇二人当下就懂了。

手帕交苏暖当下就劝道:“如意,你明明知道你带他回府,会惹你母亲不喜,当年若非是他家将你买走,侯府又怎会苦寻多年无果?”

说话口气难免带了些责备。

话音刚落,女儿就对我说道:“母亲,我今天带青山哥哥回府,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不想嫁到顾家,我喜欢的人只有青山哥哥一个,真正想嫁的人也只有他一个。”

听到这话,我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若非夫君在身后搀扶着,险些跌坐在地。

我以为女儿只是同他家有些牵扯,毕竟养了她十二年,情感上有些不舍,这些我都能理解。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种事情。

还未等我说什么,女儿又接着说道:“我和青山哥哥是真爱,这辈子非他不嫁,您不是说过不管女儿做什么,您和父亲都会理解的么?”

沉默许久的成舟眉头一皱,生气却没有时刻风度,沉声问了一句:“你方才所言可当真?”

女儿厚颜**的点点头,继续开口:“沉舟哥哥,对不住,千错万错都是如意的错,还希望你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我劝劝母亲,成全我和青山哥哥。”

听到这里,我已不想再听她说下去,猛的一拍桌子:“够了,你这个孽女,当初是谁跟在成舟身后左一句成舟哥哥,又一句成舟哥哥,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的人又是谁?”

沈如意缓缓开口,低声辩驳:“当时年幼,只是被成舟哥哥的样貌所吸引,如今长了一岁,方才所知何为真爱,女儿今生今世非青山哥哥不嫁,还请母亲成全。”

成舟嗤笑一声,利落干脆的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句:“既如此,顾某在此祝二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顾家夫妇也跟在身后,追出府去。

我也追了出去,口中喊着:“成舟。”

看着这么好的他,手背青筋暴起,明显强压着怒意。

即便如此,也仍未当众给侯府难堪。

我心疼的说道:“成舟,你放心,我侯府一定会给顾家,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成舟缓缓点头,声音沉闷的回了一个“嗯”字。

心思热忱,却明事理,不会任由他人欺辱。

这样好的儿郎,如意竟是错过了。

送走了顾府一家,我回到正厅。

夫君怒不可揭的板着一张脸在厅中走来走去,女儿却和她的青山哥哥,彼此情深意重的站在原地,眼里只有对方。

我面色平静地走了过去。

3、

李青山故作知礼的模样,出声致歉:“侯夫人,因在下的缘故让您和侯爷扰心,实属不该。”

夫君厉声呵斥:“既知不该,又为何要做?”

女儿支支吾吾的准备说情,我出声制止:“怎么,他是没长嘴么?”

李青山声音低低的说道:“我是真的心悦如意妹妹,还请侯爷夫人成全。”

我看了看手上新染的丹蔻指甲,随口问道:“你知道如意有婚约在身吗?”

李青山闻言顾左右而言他,直说他们是真爱,求侯府成全。

我再一次确认:“所以你是知晓的,对吧?即使知晓她有婚约在身,你还是情难自禁,对吧?”

李青山默认。

夫君当即一脚踹了过去,习武多年盛怒之下的一脚远非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农家子所能承受。

李青山后仰在地上,显然被刚才的一脚伤得不轻。

女儿如意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

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不敢向她父亲撒气,便向我出声抱怨:“母亲,你们怎么能这么对青山哥哥呢?”

我瞥了她一眼:“明知你有婚约在身,还刻意引诱,难道不该打么?”

如意嘟着嘴,满是不悦:“要打就打我啊,打青山哥哥又算什么本事?”

未等她说完,我已抬手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

女儿当下瞪大了双眼,眼里满是不信。

我拿绣帕擦了擦手,声音不急不缓的说道:“你本就该打。”

女儿一手捂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回到侯府,也好过挨打受罚。”

夫君再也忍不住,当即就骂道:“你竟有脸说这种话?你可知这些年来你母亲为了找你耗尽多少心力,尝尽了辛酸苦楚,每每抱着希望去认亲,结果总是不尽人意,为了你嫁人以后得安稳生活,她为你做了多少谋划,你还配当她的女儿么?”

女儿嗤笑一声,声音冰冷的说道:“谁稀罕?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青山哥哥。”

身为武将的夫君差一点再次动手。

我拦住了他的动作,看了女儿一眼,指着侯府大门:“既如此,我便成全你,带着你的青山哥哥,滚出侯府。”

女儿怔愣了一瞬,随后便拉着李青山向府外走去。

离开之前,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们可别后悔,日后求我回来都不回来。”

4、

女儿前脚刚走。

我便命人吩咐下去。

“从今日起,沈如意不再是我侯府嫡女,如有任何人向她资助银钱,我侯府概不承担。”

“侯府名下所有田庄铺面,与沈如意再无半分关系,不许她再借着侯府的名义去账上支取银钱,如有违背,送入官府。”

“查一下李青山的生平事迹,尽快报回侯府。”

吩咐完这些。

侯府大门紧闭。

夫君同我一样,不打算再认沈如意这个女儿。

我们夫妻二人,向来同心协力,站在一个阵营,从不会因同情沈如意今日一气之下扬言离开侯府的举动而产生争执。

若非如此,也不可能相安无事地过了这么多年。

未曾想第二日一早,女儿就回了侯府。

因被关在侯府大门外,她怒气冲冲的连声质问:“母亲,你为何不让我去铺面里支取银钱?”

我拍了拍袖子,不缓不急的说道:“不是你昨日亲口说的么,要离开侯府,找你的心上人过日子,还说出了李青山什么都不要,既如此我和你父亲当然要成全你的一片真心。”

女儿声音哑然,底气不足的小声辩驳:“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我是侯府嫡女,府中所有的东西本应就是我的。”

我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哦,侯府哪些东西是你的?”

沈如意理直气壮的说道:“卧是侯府嫡女,更是你们唯一的女儿,侯府的一切都应是我的,断没有给了旁人的道理。”

夫君朗声斥责:“你现在已不是我侯府千金,更谈不上侯府嫡女,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侯府的一切都是我和你娘靠着军功拿命搏来的,我们愿意给谁便给谁,何时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女儿此时才意识到,侯府不再认她这个女儿是事实,神色有些慌乱,语气难免带有威胁:“你们要是再这个样子对我,真的会失去我这个女儿的。”

我直接说道:“你昨日不是说了,情愿没有回到侯府,我现在也明确告诉你,从你昨日带着李青山离开侯府大门,就不再是我侯府的千金,我也当从未生过你这个女儿。”

沈如意面色不善:“你就不怕百年之后,侯府后继无人,无人为你们送终么?”

此话一出,当即惊呆了围观的百姓。

上京城中好多年没有出现过这般忘恩负义,心思歹毒的亲生女儿了。

夫君揽着我的肩膀,声音果决:“无妨,大不了从族中过继一个孩子罢了。”

沈如意面红耳赤,气的咬牙,愤怒的走了。

就在此刻,管家将调查得来关于李青山的详尽事迹写在纸上也递到了我手中。

李青山,年十九,是一个中了秀才的读书人,亲事还未定下。

年初入得京城,直接投奔我的女儿,两人来往已有一段时日了,沈如意还在城东为他购置了一处小宅院。

自女儿回到侯府后,我与夫君对她平日里的花销并未多加约束,因着心中歉疚,恨不得多给她些银钱弥补这些年来的缺失。

现在看着她为李青山购置的这些东西,想来那些银钱尽数花在了此处。

向下看去,竟然发现自她回到侯府之后,一直在给李家人那边寄去银钱,仔细算来,一千两银子都不在话下。

因着沈如意三五不时的资助,李家人也开始改头换面,在县里置办了二进宅院,还有马车铺面,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合着这些年来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侯府没有多加追究他们的过错,他们不仅没有得到该有的惩罚,还因祸得福?

我还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

连夫君都忍不住动怒了。

实在难以相信,这么久以来我们夫妇二人百般呵护的女儿居然是个心怀不轨的白眼狼。

5、

这些银钱绝不能便宜李家人。

当初看来女儿的面子上才放过他们,如今看来,这女儿不要也罢。

经过商议,我和夫君一致决定重新派人调查当年女儿被拐带的事实真相。

只是还未等到回复。

女儿这边又一次出了幺蛾子。

她竟派人传信到侯府,信中言明她腹中现在已经怀有李青山的骨肉,还威胁到若是不同意她与李青山的婚事,侯府失去的不仅是一个女儿,还有她腹中的孩子。

我当即把信扔到火盆里,命人给她带去了口信,明日带李青山回侯府。

听传信的小厮说,女儿收到口信很兴奋,直以为我是同意她和李青山的婚事了。

还说只要同意他们的婚事,我们还是一家人。

呵呵,真可笑。

你和李家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吧。

翌日,女儿带着李青山两手空空地回了侯府。

再一次惊呆了众人的双眼。

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李家那对中年夫妻。

女儿天真的看着我说:“母亲,女儿知道您对青山他们家心里一直存有介怀,但您既然同意我和青山哥哥的婚事,过去的事便让它过去吧,也该和李家父母好好相处,不是么?”

这话简直要把我气笑了。

我冷笑一声,问道:“谁跟你说的,我同意你们的婚事了?无媒苟合,我侯府怎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女儿惨白着小脸,声音响亮地喊了一声“母亲”,微微摇头,仿若哀求,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再给她几分颜面。

真真可笑。

她又何时顾及过侯府的脸面。

看着她身后走来的人,我眼眸微动,嘴角不禁勾起笑容。

女儿看到顾府一家,脸色突变,满是不悦:“母亲,您为何要把顾家的人请来侯府?您想做什么?”

我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凉凉开口:“本夫人要做何事,何时轮得到你来管?”

女儿听到这话,当下就要拉着李青山离开侯府,口中振振有词:“既然如此,那我们走。”

最后还是李家夫妻开口相劝:“如意,莫闹脾气,侯爷夫人这么做自有他们的理由,你要多体谅他们的心意。”

如意听进了他们的话,缓和脸色,耐着性子问我:“母亲,您叫顾府的人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笑了笑,一字一顿的说着:“让成舟这孩子亲眼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人念念不忘。”

女儿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心思明晃晃地写在脸上,到底谁才是我的孩子。

我丝毫没有理会,径直看向成舟,缓缓开口:“成舟,你是个好孩子,如意未婚先孕,丢尽了侯府脸面,这样的女子配不上你,日后还是将她忘了吧。”

成舟看了我与夫君一眼,又看了一眼如意。

随后点头,拿出怀中的玉佩。

那是当初他们订亲时,两府交换的信物。

现如今也该物归原主。

6、

我拿回信物后,慢慢说道:“当初为你们撮合婚事全是我一人之错,事至如今,我也不知该做什么,才能弥补对你的伤害。”

成舟却体贴至极的说道:“不怪您,是我们没有缘分,遇到这种事情,您和侯爷心里也不舒服。”

确实如此,任谁摊上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狼心狗肺的女儿,心中都难免忧伤。

夫君缓缓开口:“那日原本是邀请你们来侯府商量他们的婚事的,如今婚事虽未成,但成舟这孩子我们夫妻二人是打心底喜欢,想认为义子,日后侯府的东西,自该有他的一份。”

成舟推拒着不要,我却将当日为沈如意准备的那些嫁妆,田庄铺面住宅地契,尽数当着沈如意的面,全部送给了成舟。

沈如意当下就气红了脸,大吼大叫:“母亲,您怎么能送给他这么多贵重的东西,我才是您亲生的女儿,要送也该送给青山哥哥,他又算什么东西?”

我嗤笑一声:“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无媒苟合的外人罢了,还敢辱骂我侯府的公子?”

夫君也接着骂道:“还想让我们把这些东西送给你的青山哥哥,就凭他也配?”

“在你没有找回侯府之前,都是成舟陪在我们身边的,就凭这些,他就当得起这一声侯府公子。”

沈如意满眼泪痕,发生控诉:“当初是您带我看灯会,把我弄丢的,若不是李家好心买下我,说不定我现在都死了,您又凭什么说我没有尽孝心,陪在你们身边?”

我被气笑了。

好一句好心买下她,当日为了顾及她的颜面,我和夫君才瞒着真相,没有告诉她。

她之所以会走丢本就是文家夫妻的缘故,他们成婚多年,连生三个儿子,家中贫寒,根本没有女子愿意嫁到他家做儿媳妇。

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将主意打到了**身上,只为自小当童养媳养着,长大后好为李家传宗接代。

当日若不是成舟无意中发现她的下落,她如今早已成为一个靠夫家脸面过活的女子?

  • 章节目录
    1. 千金小说

      最新千金小说推荐

      如你喜欢千金小说,那么请将千金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数码悦读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千金小说。

    1. 侯府小说

      热门侯府小说推荐

      侯府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侯府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侯府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侯府小说的最佳选择!

    1. 医武小说

      免费医武小说推荐

      数码悦读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医武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医武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医武小说排行榜,是广大医武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1. 精英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精英小说

      精英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精英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精英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精英小说的最佳选择!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