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张一卦殷时全本大结局阅读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Linus快来喝奶茶

主角:张一卦殷时
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这——————么大一把剑,扎的我吐血三升。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23 16:24: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不仅活过了做树袋熊挂在殷时身上的噩梦三天,凭借顽强的生命力,如今还能蹦能跳,生龙活虎。

内门婢女说我走大运了。

殷时的床上从来没有睡过女人,殷时也从来没有被谁救过,殷时也没有悉心照料过谁,单单我都是头一个。

简而言之,我夺走了殷时三个第一次。

夺笋,我的便宜都被他占干净了,感情我还赚了他三个第一次?

“小张呀,恐怕过不久,君上就要收你为妃,你这就叫飞上枝头做凤凰咯。”小红给我挑了件风骚入骨的薄纱衣,撺掇我为了加快上位进度,得主动出击。

“这破衣裳,给我当擦脚布我都嫌它渗水,拿走拿走!”我几下推阻,险些拉扯到伤口,小红如临大敌。

“哎呀我的妈!扯到伤口啦?别别别,要是让君上知道了,我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小红欲哭无泪,扒拉着我的裤腿子。

“别哭了。”我把人扶起来,问她今天怎么没见着殷时,难不成见我退烧了,就万事大吉出去浪了?

小红说,殷时是去亲自审讯犯人去了,当日那刺杀他的人就关在宫内大牢里头,只不过幕后主使一直没查出来。

殷时回来的时候,满脸写着疲惫不堪。

他踉跄地从门口进来,我还来不及去扶,整个人就像脱力了似的垮在了我身上。

好在他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我受伤的肩膀,我这才不至于没站稳摔下去。

“喂,这是怎么了?”

他不说话,浑身的酒气,灼灼的目光落在我脸上,像是要看清什么,又像是什么都看不清。

“张一卦,你救寡人是何目的?”

“没啥目的,顺手就救了。”我满脸坦荡,从小就喜欢爱管闲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什么目的不目的的,没来得及想这么多。

“寡人从王氏手里夺过江山,原是为了解救万民于水火。”他双眼迷离,“可怎么偏偏,寡人成了天下人眼中的暴君?寡人七岁学武,征伐数年,从来以救天下为己任,可原来,寡人不过是,乱臣贼子……哈、哈哈哈——”

他笑得无尽寂寥,我沉默不言。

我没想到该说什么,古来征战,从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这个世界里,王氏十年前从蒙氏手里抢过江山,社稷安定了不过十年,又被殷时抢了去。

到底谁是天子正统,谁对谁错,谁能说得分明。

“张一卦,可惜你即便豁出性命救得寡人一时,却救不了寡人一世。”他从不承谁的恩情,如今没由来的欠了我一条性命,记挂于心耿耿于怀。

我总觉得,相比较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枭雄,他不像单只是个暴君这么简单。

“我能救你一次,便能救你两次、三次……何况你一个大男人,老让个姑娘救算怎么回事?”我活这么大除了洗男人裤衩的时候心情郁闷了点,还从来不知道沮丧二字怎么写,“年轻人,你得支棱起来呀!”

我猛地拍了他的肩,引得他陡然一哆嗦。

“张一卦!”

被他追着揍的事情就不详述了。

很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派人刺杀他的,是曾经跟从他征战多年的副将,如今的武成侯。

是他最信任的人。

殷时又无端杀了好多人,宫内宫外的都有。

一时人心惶惶,宫女们私底下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敢侍奉殷时。

我则兴冲冲地叫人一起去截要送出宫的尸体。

以前在医学院太苦了,十几个人分一具尸体,如今这么好的学习机会,绝对不能白白浪费了。

“不,不好吧……”内门婢女推三阻四想要把我劝回去,我在前头冲锋陷阵,“你怕什么,我偷尸我来运,就算他们借尸还魂,要的也是我的命。”

宫内的尸首大多都是被砍了头,身首异处,我寻思带回去练练缝合术也好。

好不容易在宫门口截获了运尸的马车往回送。

却迎面撞上了殷时。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堆宫人齐刷刷地跪下了,就剩我像根柱子那样杵在那里。

碰上这场面了,这才想起来,一直以来,我都忘记给他磕头了。

我刚要跪下去,听他厉声威严,“站那儿!动嘴!”

他越走越近,不知是因为被他那气势汹汹吓得还是怎么的。

我手抖了一记,马车上一个头颅从草席垛里滚了出来。

我屁颠屁颠要去捡。

“你!”殷时看清马车里头运的是什么后,勃然大怒,提溜着我的脖领子就把我往后宫送,叫我跪在大殿外头。

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起来。

我心想,你杀你的人,我偷我的尸,你凭什么干涉我。

梗着脖子,愣是不肯服软。

到了饭点,已然饿得饥肠辘辘。

“咕噜——”肚子第一百零八回唱空城计,我正犹豫是不是要偷偷溜去厨房搜刮点吃食,从侧殿偷摸跑出来一个白瓷肌的小娃娃。

那小奶娃可可爱爱一身紫云色,约莫六七岁的模样,两颗门板牙全掉了,一说话就漏着大风,“你梳,梳谁呀。”

小奶娃给我塞了两个肉包子之后,就在我边上蹲下了。

“皇,皇苏太凶啦。”他眨着两颗乌溜溜的眼睛,胖乎乎的手指把眉尾扯得老高,模仿殷时说话时的情态。

活把我逗得肚子疼。

他叫他皇叔,那看来是殷时哥哥的孩子?

不过我倒没听过殷时有什么哥哥,毕竟宫里都传,他是天煞孤星,家中一口人都不剩了。

还说他是罗刹转世,杀伐果决,来人间就是来砍人头的,砍够一万个人头,他就能回天庭交差了。

当然了,我是不信的。

我跪了大半天膝盖都青了,心里积了一肚子无名火,没忍住对着小奶娃吐槽殷时的莫名其妙。

一个没注意,说了尸体什么的,正在想怎么找补两句,别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我见过的。”他笑,胖乎乎的脸上两个酒窝。

小奶娃蹲得累了,一屁股靠着我坐下了,老气横秋道,“皇苏在我面前杀过人的。”

“皇叔是坏人。”再怎么可恶的人,都不应该在孩子面前动手啊,“我们要做好人,不能随便伤害别人,知道吗?!”

”皇苏是好人!”小奶娃气鼓鼓地大喊。

“是坏人!在小孩子面前杀人,这人就有问题!”

“皇苏就是好人!”小奶娃气急了,把我啃了一半的包子抢过去,“你说皇苏,你才有问题!我不给你七了!”

我这头和小奶娃互相叫板,扯着嗓子喊得脸红脖子粗,到最后还是谁也不肯服谁。

“哼!”到后头,他啪地坐回地上,扭过身子不搭理我了。

牛什么牛,有俩包子了不起?

我也不理你!

小红大概是听到动静,过来寻人,“小殿下,你怎么一个人偷偷跑到这儿来了?诶?小张,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是坏人!”小奶娃被小红扶起来,转过来的时候,眼眶里包着一包眼泪对着小红告状。

“小张你也真是,和个孩子较什么劲儿!”小红把小奶娃抱起,轻声哄逗了好一会儿,“她是坏人,那咱们不理她,奴婢带小殿下去看花好不好呀。”

“殷时当权,权谋争斗,生杀予夺,我评判不了。”我眼神一黯,“但是孩子不一样,孩子有榜样就会依样学样,难不成由着他往歪了长?”

“我不许你说皇苏!”一个冷冰冰的包子砸到了我的脸上,颧骨顿时被拍地生疼。

我哪儿肯服输,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他便吓得哇一声哭开了。

“哎呀!小张!”小红抱着孩子走远。

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跪在殿外。

日落西下,地上的砖透凉透凉。

  • 章节目录
    1. 暴君小说

      暴君小说大全

      数码悦读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暴君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暴君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暴君小说,就上数码悦读网。

    1. 宠婚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宠婚小说

      您在找宠婚相关的小说?数码悦读网宠婚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宠婚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宠婚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1. 重生毒妃小说

      最新好看的重生毒妃小说

      重生毒妃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重生毒妃小说排行榜、重生毒妃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重生毒妃小说。

    1. 域主小说

      好看的域主小说推荐

      域主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域主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域主小说推荐,提供域主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